• 今晚又失眠了,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。

  •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

  • 愿逝者安息,愿生者奋发,愿祖国昌盛,致敬英雄

  •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猿(媛)仔们注意身体呀

  • 所谓”事务“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,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,要么都不被执行。

  • 遍历 for 循环时将,将外层写成函数,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。

  •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,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

  •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!

  •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。

  •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,才能被 int()强制转换。因此:字符串’3.8’是不能被转换哟

《封神:开局钓龙执法》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李钦帝辛小说阅读

好书推荐 2021-04-03 02:48:22 12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
封神:开局钓龙执法

封神:开局钓龙执法

作者:半旅红尘

主角:李钦帝辛

APP离线看全本

《封神:开局钓龙执法》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李钦帝辛小说阅读

《封神:开局钓龙执法》小说介绍

主人公叫李钦帝辛的小说叫做《封神:开局钓龙执法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半旅红尘创作的玄幻修真类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又名《封神:我真不是第一谋士》 殷商末期,封神劫起,人族气运将被诸方分割,人皇将陨,人族当何去何从? 人族后生李钦,意外穿越商末,成为圣皇弟子。 受师命下山匡扶人族,辅佐人皇帝辛,破诸方阴谋,挽人族气运,立不世之基。 准提:“这小子是谁?一出山就坏我计划,毁我西方教气运!” 姬昌:“大商得此人,气运逆转,功德天降,我岐周帝运竟被吞得一干二净。” 元始:“贼子好胆!破我阐教气运,坏我封神大计!” 鸿钧:“此人天机混沌,吾虽入天道却探不得一二。” …… 当一众大佬都震惊李钦的存在时,正在府邸内喝着小酒,看苏妲己跳舞的某人打了个喷嚏。 掐指一算,老脸一红:“都别这么盯着我,怪害羞的。” 提起长剑一挥,剑光飞向天穹。 天道……断了………

《封神:开局钓龙执法》小说试读

听到这八个字,苏护恍然大悟,顿时知道散宜生言语中的意思,感谢万分,并且亲自将其送出门。

在散宜生走后,不多时,那位内侍官前来传旨,说是国师已经回来,请冀州侯前往宫内,商量婚事。

“有劳天使了,苏护这便前往。”苏护拜道,命人将内侍官送走。

随身官满脸疑惑,自家这位侯爷之前不还是满心不愿,无论如何也不想将小姐嫁给国师吗?

怎的如今却答应得如此爽快?

“侯爷,您这是……”苏护麾下,随身武将吴都问道。

他是苏护的贴身武将,跟随苏护南征北战已有十余年,对自家这位侯爷的脾气,他自是清楚极了。

绝不是那种出尔反尔之人。

“君王有命,臣下莫敢不从。只是当今大王受神棍蛊惑,已经昏聩。作为属臣,食君王俸禄,亦当替君王分忧。我今日应下这门亲事,将这神棍骗往冀州。一旦此人入了城,便是我等砧板上的鱼肉,任由我等宰割!”

苏护说着,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,一把将腰间佩剑握住,哼道:“只要杀了这蛊惑君心的神棍,大王不受蛊惑,自当知晓我等作为臣子的忠心。”

“吴都,你替我取来朝服,我要上殿,面见大王。”

吴都恍然大悟,但不知怎的,却总觉得自家君侯此举有些欠妥。

近日来,朝歌城内,他也四下打听过这位名叫李钦的国师,风评尚佳,听说这些日子,借由太傅杜谦之手流传各地的“纸质书简”,还是出自这位国师之手。

听起来,这位国师倒也不像是祸国殃民之辈。

不过,作为臣下,吴都也不敢忤逆苏护,只能将这满心疑惑放在肚子里,为冀州侯取来朝服,架着马车,送他去王宫。

当苏护到王宫的时候,李钦还未至,大约是等了一刻钟左右,李钦这才堪堪来迟。

“国师大人还真是好大的面子,让大王与本侯两人在此等候你一人!”

苏护冷哼一声,脸色难看,似乎对李钦的迟到很是不满。

君上相邀,作为臣下难道不应该赤脚急迎,生怕晚了时辰,让君上久等吗?

又有何人,会如李钦这般,缓缓而来,不急不慢,而且还老是迟到。

李钦耸了耸肩,没有说话。

也就是这人是苏护,自己未来的便宜老丈人,所以才给了几分薄面。

否则的话,但凡是换个人说话,他定然会怼回去。

“李钦拜见大王,见过侯爷。”李钦欠身行礼:“今日奔波而来,染了不少风尘,在府里清洗一番,耽搁了些时辰。”

“先生不必解释。先生乃是我大商肱骨之臣,为了大商江山鞠躬尽瘁,你的忠心天地可鉴!”帝辛走上前,将李钦托起,语重心长地说道。

“爱卿,今日先生已至,对孤赐下的婚事,尔等可还有异议?”

“单凭大王安排。”李钦拱手,言道。

心说这妲己,若是按照自己未来的记忆,应该是被这位纣王逼娶进宫,然后在半路上被九尾妖狐舍夺,入宫迷惑纣王,败坏殷商国运。

却不曾想,自己出手救了帝辛,这美人儿妲己倒是阴差阳错地和自己结了因果。

虽说君子不强人所难,但此刻答应这门婚事,李钦也并非是全为自己。

在来之前,他已经推演过了。

虽然自己救了帝辛,让妲己暂时未曾入宫,但她的命格依旧大凶,乃是不久于人世之相。

这乃是天数。

但若是自己取了她,以自己的特殊性,让天机混沌,或许能让此女有一线生机也说不定。

所以,本着济世救人的慈悲心肠,李钦“勉(man)为(xin)其(huan)难(xi)”地答应了这门婚事。

“臣下也没有异议,但有一个条件,万望大王允许。”

苏护眼中深处闪过一道厉芒,拱手,言道。

“说来听听。”帝辛眉头微挑,严肃的脸色露出几分笑容。

心说这老匹夫还算识趣,没有再像上一次那般不识时务,否则的话,孤也就只有杀鸡儆猴了!

“臣仅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小女年方二八,却也未曾出过远门,此次远嫁,也不知何日才能再回来。家中祖母很为疼爱,也希望小女能嫁个好人家。”

“微臣斗胆,请国师大人迎娶小女时,以八抬大轿于冀州迎亲。一来,也让国师瞧瞧冀州风貌,二来也让家中祖母看看小女所托良善,让老人家不必担心。万望大王应许!”

苏护稽首(注:稽首:跪拜礼的一种),拜道。

“应该如此。孤替国师答应了。爱卿还有何意见没有?”帝辛一口答应下来,以审视的目光看向苏护。

在他看来,不过是迎亲走个程序而已,理所应当,并无不妥。

如今他已经答应了苏护的要求,要是这人还在这里说三道四地讲条件的话,那可就真是不识时务了!

“没了。老臣叩谢大王。”

苏护再次叩拜,随即退去。

如此一来,李钦的婚事,倒也就此定下。

苏护走后,帝辛满脸笑容地将李钦留下,问其对这门亲事是否满意。

李钦答“是”,帝辛越发高兴,问其昨日出行,可曾找到破劫之法。

“大王,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人遁其一。破劫之法自在人心。有人认定天数已定,天命难改,当顺天而为,逆天必亡。”

“有人却不信命,也不信天,认为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,人定胜天!不知大王你是前者,还是后者。”

“孤自然是后者!”帝辛负手而立,答道。

“巧了,我同大王一样,也是后者!”

李钦嘴角微扬,面露笑容,厉声喝道:“诸圣既然想把人族当成玩物,当成他们争斗的工具,那我们就告诉他,人族尊严,不容践踏,人皇之威,不容亵渎!”

说完这话,李钦告退。

独留下帝辛一人站在原地,口中喃喃低语,都是李钦刚才所说的那番话。

良久之后,才回过神来,平复心神,脸上满是惭愧之色,冲着李钦离去的方向,躬身一拜。

“先生大才,子受难以望其项背。”

“不过,既然先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,那子受就陪先生一起斗上一场又如何?”

“不求胜败,但求问心无愧,但求打出人族的尊严,打出人族的气势出来!”

“传令官何在!替孤拟旨,传与太师闻仲!”

小说《封神:开局钓龙执法》 第 17 章 帝辛赐婚,苏护设局 试读结束。

喜欢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