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宴少,被判有妻徒刑完整版在线阅读

好书推荐 2022-10-03 17次浏览
宴少,被判有妻徒刑

宴少,被判有妻徒刑

作者:青神羽

主角:白栀萧宴

APP离线看全本

小说宴少,被判有妻徒刑完整版在线阅读

《宴少,被判有妻徒刑》小说介绍

《宴少,被判有妻徒刑》是作者青神羽著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,情节精妙绝伦,扣人心弦,值得一看。《宴少,被判有妻徒刑》精彩节选:第 17 章...

《宴少,被判有妻徒刑》小说试读

第 17 章

“小栀也不是故意的,主要是我非要教她打高尔夫才造成这个意外的。”

白文彬看着那顶王冠,眼中飞快地划过一丝什么,却只是有些责怪的看了白雅宁一眼,“待会儿皓辰回来好好解释一下就可以了,你别给小栀造成心理压力。”

“我......”

白雅宁顿时心中更恨。

爸爸!你为什么明知道六哥最不爱听解释,却宁愿他生气,也一定要袒护白栀!

这是为什么!

“爸爸,我打破了玻璃毕竟是无法争辩的事实。”

白栀‘勉强’露出一丝笑意,看向了白雅宁,“我想,雅宁也只是纯粹的担心而已,并没有别的意思,对吧?”

“怎么会呢......”

白雅宁讪笑,心中却莫名一跳:难不成......她发现了什么吗?

而这时,外面传来白皓辰的怒吼,“你们在我房间干什么!”

“六哥你先不要激动......”

白雅宁假意要上前拦着,而白皓辰已经冲了上来,看见王冠已经被毁,顿时暴躁起来,“这究竟是谁干的!!!”

见状,白文彬急忙解释,“皓辰你冷静点,其实是我今天非要......”

白栀淡淡打断,声音清晰无比,“是我不小心把高尔夫球打进来了,六哥对不起。”

而白文彬不禁着急,“小栀......”

“你对不起有个屁用!”

白皓辰怒不可遏,就好像是一只理智失控的豹子,指着房门外对白栀咆哮道,“滚!你给我滚出去!”

搁以前,要是有人敢这么骂白栀,早就被拖下去五马分尸了,但这次她没有说话,蹙了眉静静低着头走出去。

而白雅宁又上前,想刷一下存在好感,“六哥,小栀她......”

但没想到的是,白皓辰对她也是照样吼了一嗓子,“你也给我滚!”

“六哥......”

白雅宁不可置信的后退,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泪水,六哥从来都没有对她这么凶过。

而白文彬也叹了口气,拍拍她的肩膀,“雅宁,我们先出去,让你六哥冷静一下吧!”

“好的。”白雅宁十分委屈的低下头,心中却又忍不住痛快起来——

连她都一起被‘牵连’骂了,这说明六哥是真的气坏了!

白栀!你就等着吧!

*

是夜。

白栀坐在床上,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月空,神情冷肆。

这一次,白雅宁应该是临时起意利用六哥作品来设计她的,毕竟,她自己都没想到能把球打在六哥窗户上。

但六哥的房间有隔音板,只要关上门,就算白雅宁先偷偷摔坏王冠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的。

所以,这口黑锅她暂时是背定了。

‘咚咚咚’。

外面有人敲门,她打开一看,竟然是白斯寒。

“可以请我进去坐坐吗?”白斯寒笑了笑,还踢了踢脚边的箱子,竟然是啤酒。

他是晚上回来之后,才从管家那里听说发生了什么的。

“二哥请进。”

白栀知道他是为何而来的。

可刚要开灯,却被白斯寒食指竖在唇边,小声道,“太亮的话会被发现的,要是让爸知道我教你喝酒,那还了得!”

白栀有些好笑,但却也只开了夜灯,两人就席地坐在宽大的落地窗前,把啤酒打开。

“呐,先小口尝一尝。”

白斯寒递给她一罐,笑着,“这玩意儿说起来也并不是怎么很好喝,但心情不好的时候,味道就很不错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白栀按照他说的先尝了一小口。

有点微微的苦涩,但却会在舌尖留下一种很别样的甘甜和清冽,让人会感觉到非常痛快。

这种酒,和昨晚她在寒色喝的很不一样。

“干杯。”

见她并不排斥啤酒的味道,白斯寒笑着和她碰了碰,“生你六哥的气吧?”

白栀摇了摇头,“没有,换做我的话,作品被弄坏了,说不定会被这更加生气。”

她说的是实话。

也是今天出了这事之后,她才知道这个六哥其实是已经小有名气的珠宝设计师,之前她还以为是在家里吃干饭的呢。

况且,这是白雅宁故意设计她的!

“真的?”

白斯寒倒有些意外,忽然觉得他这小妹妹有种和表面看上去极不相符的成熟。

“嗯,我以前在书上看过,手艺人讲求的是一颗匠心。”

白栀看向外面的圆月说道,“而匠心,是完美和极致的毕生追求,看到六哥房间里有很多图纸全都是王冠,我就能知道他一定是位非常优秀,而且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的设计师。”

“这话倒是没错。”

白斯寒仰头喝酒,随后又笑了笑,“但你知道,他生气的最根本原因是什么吗?”

白栀摇头。

“其实啊......”

白斯寒喝酒太快,眨眼间一罐就没了,他又重新开了一罐,这才又继续说道,“一直以来最期盼你回家的人,就是他。”

白栀不禁讶异。

但她只是不做声的喝了口酒,等待着白斯寒的下文。

“嗯......咱们妈妈去世的那一年,你六哥......嘿,刚好也是个六岁。”

白斯寒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,说一句就喝一口的酒,虽然还是笑嘻嘻的样子,但却又似乎和之前很不同。

“他呀,知道妈妈患病去世,是因为妹妹丢了,所以就认为,只要把妹妹找回来,我们的妈妈也一定会再次回到身边的。”

霎时,白栀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白皓辰时,他说的那句话——

“爸,您这些年被冒牌货骗的次数还少吗?没准儿这次又是个麻雀想来装凤凰的,还是先做个 DNA 再说吧!”

“你肯定是想到了吧?”

白斯寒仿佛看出了她心中的想法,笑笑,“所以有时候啊,执念越强,受到的伤害也会越深,爸爸这些年找到过很多自称是你的孩子,但最终却只是让你六哥越来越失望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白栀倒是没想到,这看起来臭屁哄哄的六哥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心结。

“再有就是,你五哥真的有......超能力。”

白斯寒像是再三斟酌,才说出这个名词,他一直在笑,“也因为他坚称你会回来,所以还和你六哥做了个约定,等找到你之后,一定要为你举办这世上最盛大的欢迎会,成为最幸福的公主。”

白栀不禁一怔,“难道说,那顶王冠......”

小说《宴少,被判有妻徒刑》 第 17 章 试读结束。

喜欢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