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今晚又失眠了,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。

  •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

  • 愿逝者安息,愿生者奋发,愿祖国昌盛,致敬英雄

  •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猿(媛)仔们注意身体呀

  • 所谓”事务“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,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,要么都不被执行。

  • 遍历 for 循环时将,将外层写成函数,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。

  •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,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

  •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!

  •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。

  •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,才能被 int()强制转换。因此:字符串’3.8’是不能被转换哟

总有绿茶想搞我顾晚司昊辰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

好书推荐 2021-05-13 10:01:04 1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
总有绿茶想搞我

总有绿茶想搞我

作者:时玥

主角:顾晚司昊辰

APP离线看全本

总有绿茶想搞我顾晚司昊辰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

《总有绿茶想搞我》小说介绍

顾晚司昊辰是小说名字叫《总有绿茶想搞我》里的主角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时玥,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:重生前,顾暖将继母视为好人,错信了顾悦,错爱了叶一鸣,最后腹中孩子变成死婴。如果重生一次,顾暖绝对不会让这一切发生!重生后,顾暖还是那个顾家千金,还是司行慎的太太。“老公,我想你了。”“滚开。”司行慎递了一个冷眼。“老公,上一世是我错了,我是真心道歉的。你原谅我,好吗?”“最好如此。”…

《总有绿茶想搞我》小说试读

第 18 章

顾悦道歉了,顾暖就没再说什么,多看顾悦和方茹一眼她都觉得恶心,拉着司行慎上了楼。

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顾暖拉着司行慎一直到了卧室,进了房间,顾暖松开了手。

司行慎垂头看了一眼,掌心还有顾暖柔软小手的余温,她最近到底怎么了,以前她是最讨厌他的了,只要他踏入顾暖周围几步她就一脸警惕。

但刚才两人十指交叠的握着,司行慎的紧抿的唇线上扬了一瞬。

进了屋顾暖就钻到一旁的小厅中,她没说话,司行慎就一直站在卧室里等着。

不多时,顾暖抱着一个小医药箱匆匆走了出来,看了他一眼,“快过来。”

顾暖坐在沙发上打开了医药箱,从司行慎回来,她就注意到他腕间从衬衫里延出来的伤痕。

司行慎应声坐到了沙发上,任由顾暖解开了他的袖扣,小心翼翼的将袖子卷了上去。

一大片红色的伤痕已经结痂,看着触目惊心,顾暖心疼的惊呼了一声,手想碰又不敢碰。

“一定很疼。”她低声闷闷的开口,埋着头在医药箱里拿棉签沾碘伏。

司行慎的目光一直落在顾暖身上,对于自己的伤只是瞟了一眼,这点小伤对他实在不算什么。

沾了碘伏的棉签在伤口上凉凉的,顾暖心疼的眼圈泛红,下手十分仔细又轻柔。

将伤痕涂好,顾暖抽了抽可爱的鼻尖,抬头看了看司行慎,“是不是很疼。”

泛红的眼圈,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只映着他一个人,司行慎的心剧烈的跳了几下,沉默了几秒。

“恩,疼。”

他可耻的撒谎了,不想让她心疼,又想霸占着她的一切。

顾暖一听司行慎说疼,抽了抽鼻子,心里一阵酸楚。

司行慎喜怒不形于色,他都说疼一定是很疼的。

顾暖突然想到小时想她受伤时,母亲会在伤口上呼气哄她。

将司行慎的手臂小心的抬起一些,顾暖弓着身唇凑到司行慎手臂伤痕一寸的地上,轻轻往上呼气。

顾暖如果现在抬头,一定会看到男人幽深的瞳眸,像带着侵略的狮子。

手臂上的呼气像羽毛一样拨动他的心脏,司行慎心中谨慎了几分,他在生意场上遇到的女人太多,妖艳的,清纯的,高冷的形形**。

甚至是最直白的勾引,但他对那些女人提不起任何兴趣。

可顾暖只要一个动作,一个眼神,就让他沉寂的心热起来。

司行慎薄唇紧抿,呼完气的顾暖抬起头来,四目相对……

空气中飘着的似乎都是顾暖的味道。

司行慎强迫自己别开了眼……

“你把上衣脱了。”顾暖担心司行慎身上还有其它伤口。

“……”司行慎沉默。

顾暖觉得司行慎的沉默,一定是身上有别的伤口怕她担心,看了眼他手臂的伤,又是担忧心急起来。

“你手臂受伤了,我帮你解扣子。”

柔若无骨的小手抵住了司行慎的脖子,司行慎还在僵硬的坐着,顾暖已经解开了两个扭扣。

她皱着眉专心解扣子,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
“怎么了?”顾暖疑惑的抬头,正对上司行慎墨色的眸。

“身上没受伤。”

顾暖总觉得他的声音比平时嘶哑了一些。

“不行,我不放心。”顾暖坚持。

“我自己脱。”司行慎起了身,背对着顾暖将扣子解开。

白色的衬衫被扔到一旁的沙发上,顾暖默默干咽了一下。

男人强健的身子和劲力的线条看得她脸上发烫,司行慎转过身:“现在放心了么?”

“恩……”顾暖小鸡叨米般点头,一双大眼瞟来瞟去不敢往司行慎身上落。

余光中,她看到司行慎渐近。

男人沉默的从她身旁的沙发上的衬衫,他穿衬衫时顾暖才敢偷看了一眼,一眼就瞄到了他腰间的红痕。

“你这里受伤了!”

发现司行慎受伤,顾暖的羞怯一扫而空,皱着眉拉过他,手落在红痕处,没有破皮流血,应该是重物砸到的。

“都几天了还没消,得涂点红花油。”

顾暖从箱里翻出来一瓶红花油倒在手上,双手搓了搓贴到了司行慎的腰间。

她心无旁骛,小脸上表情认真又紧绷,揉了会儿,脸瞬间红了起来。

“你这是在帮我治伤,还是勾引我?”司行慎磁性的声音响起。

顾暖别过脸,羞恼:“你是我老公,我勾引你也是正常的。”

她鼓着勇气抬头看司行慎,面前的司行慎衬衫才系了三个扣子,领口松垮的露出锁骨的线条。

司行慎长的本来就帅,长期领导者的气势,如今声音磁性微哑,目光明晃晃的像要将她看透一般。

着实是……性感啊。

顾暖干咳了一声,这到底是谁勾引谁啊!

司行慎见顾暖的脸绯红一片,轻笑了一声,强迫自己离她远了些去系扣子。

顾暖坐直了身子,总觉得司行慎那声轻笑带着小瞧她的味道。

她不服!

“你不许走,在这里等我!”顾暖腾的站起了身子。

她记得,她准备过一件东西。

冲进衣帽间,顾暖从一个衣柜的下层抽屉里找出了那件东西。

还从来没穿过的,前世买来准备诱惑司行慎的兔女郎制服。

那时她准备趁着司行慎放松警惕时打昏他的。

顾暖摇了摇头,将那套兔女郎制服换上了,有些像紧身的学生泳衣的款式,臀部还绣着大大的一团白色绒毛兔尾巴。

戴上兔耳朵的发箍,顾暖看了一眼一旁试衣镜中的自己……嗯,蛮不错的。

卧室中,司行慎坐在沙发上等着。

衣帽间的门开了一条缝,他凝眸看过去,一条修长的腿从门缝里伸了出来,颇有些……模仿性感舞蹈的姿势。

可人家是诱惑的伸出来,衣帽间里的小兔子显然就会瞎晃。

司行慎面不改色的看着,表情跟平时看文件一样毫无起伏。

顾暖扶着门框,从门里出来了。

她心中羞怯到爆炸,面上强装着镇定,可一看司行慎那副像在喝茶看报的表情,顾暖暗暗咬了咬牙。

这是什么情况,她以前买时网上的点评是能将绅士诱惑成恶狼的!

不甘心的踩着高跟鞋扭巴着朝司行慎走了几步,可对方淡定的坐在沙发上仰头看她。

顾暖心中一急,脚下一滑。

“噗通!”

“噗。”

一只兔子趴在了地上,摔了个狗啃泥。

第一声是她摔倒的声音,第二声,是司行慎低沉的笑声。

地上的兔子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。

小说《总有绿茶想搞我》 第 18 章 试读结束。

喜欢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