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今晚又失眠了,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。

  •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

  • 愿逝者安息,愿生者奋发,愿祖国昌盛,致敬英雄

  •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猿(媛)仔们注意身体呀

  • 所谓”事务“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,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,要么都不被执行。

  • 遍历 for 循环时将,将外层写成函数,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。

  •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,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

  •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!

  •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。

  •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,才能被 int()强制转换。因此:字符串’3.8’是不能被转换哟

《四爷独宠小娇妻》萧依依南宫瑾大结局免费阅读

好书推荐 2021-04-02 09:30:15 3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
四爷独宠小娇妻

四爷独宠小娇妻

作者:酥小糖

主角:萧依依南宫瑾

APP离线看全本

《四爷独宠小娇妻》萧依依南宫瑾大结局免费阅读

《四爷独宠小娇妻》小说介绍

小说主人公是萧依依南宫瑾的小说叫做《四爷独宠小娇妻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酥小糖创作的豪门婚宠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精彩看点:喜欢的对象,居然是结婚两年从未见过面的老公?她拿着自己和别的男人的照片去找老公离婚,惊愕的发现……“四爷,怎么是你?”男人危险的眯起眼。她看着面前这张脸,再看看照片上没有打码的男人。至此,南四爷宠爱小妻子,人尽皆知。她被他宠得无法无天,神鬼不怕,朋友说他太惯着了,他只道:“无妨,宠得无法无天,除了我,没人再敢要她。”她日渐爱上了这个强势霸道又不讲理的男人,……

《四爷独宠小娇妻》小说试读

她身上仍然穿着婚纱,好几处被撕裂了,斜肩的款式被扯成了破布,裙摆上也脏兮兮的,像是被人拎起来扔进泥地里。

她手捂着心口,一脸隐忍的屈辱。

觉察到他的视线时,萧静婷抬眸,含泪的一双眼眶看着南景深,竟觉得看到了这个家里可能是唯一会站在她这边的人,刹那间,居然生出了希冀。

南景深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,抽出一根烟夹在指间,青蓝色幽暗的火苗跳跃在他黢黑的深眸里,点燃时双眸惯性的眯起。

“四叔。”南昀双手握拳,脸上挂了彩,说话时免不得咬牙切齿,“不管怎么说,这桩婚姻我是不会承认的,您既然回来了,就帮我劝劝我爸吧。”

南景深吹了一口烟,袅白的烟线,朦胧了一双清冷的眸子,转眸看向左手边坐着的男人,“大哥,怎么说?”

南渭阳抚了下嘴角,他的脸还算光彩,只是嘴角破了点皮,毕竟是老子,身手总要比小兔崽子要强悍一些。

他厉眸忽然扫来,“你打算要管?”

南景深轻笑一声,摊摊手,撑开的手臂搭在沙发背上,显然是不想再多做言语,却也没打算从这个是非之地离开。

这让南渭阳心里很是膈应。

他的确是对这个儿子很失望,可教训也是关起门来教训,南景深横插一脚进来,他已经不高兴了,这会儿还摆出这副慵懒的姿态来。

听说,萧静婷被送来这里,就是南景深当着萧家人的面许给的话,既然如此,倒要看看,这场闹剧,他想没想好怎么收场。

“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南景深眉梢轻挑,侧眸的瞬间,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,“又想要听我的意见了?”

南渭阳神色古怪,鼻腔里呼出厚重的一声气:“别废话了。”

南景深闲适的靠着沙发,指间燃着的香烟飘出一缕青烟,搁在膝盖骨上的手指轻轻敲击了两下,他嗓音低沉,言简意赅的问了句:“老爷子没提出要悔婚?”

“没有。”

他视线转向南昀:“睡过没有?”

南昀一怔,下意识的往旁边看了一眼,一身脏污的女人,使他万分嫌恶,到现在为止,婚礼上看过的那段欢爱视频,时不时的就在脑海里出现一下,简直令他作呕。

不管怎么样,这种女人,他是决计不会再要的。

却又猜不透四叔问这话的意思,一咬牙,承认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既然睡过,就要负起责任,婚礼也办了,怎么还如此任性。”

南昀愣了,他怎么也没预想到,才刚压下去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,“您是想让我把这个破烂货收了?怎么可能呢,我说过不要她,就绝对不会要她,婚礼办了又怎么样,难道我南家家大业大,还不能悔一次婚了?”

“别拿南家的面子做幌子,南家的家业也不是你横行霸道的资本!”

南景深声线忽厉,青白色的烟雾后,棱角分明的五官愈发深刻,一双眉型刀锋一般锋利:“人是你要娶的,从提亲到婚礼,南家没让你丢面子,给办得体体面面风风光光,现在说悔婚就悔婚,你拿婚礼当什么了,儿戏?”

南昀被他身上的气场吓得瞬间噤声。

他有那个胆子敢和南渭阳动手,那是因为南渭阳是他亲爸爸,就算再怎么样,骨子里还是宠他的,所以他才敢放肆。

从小到大,他唯一怕的,就是这个四叔。

也习惯了对他的话说一不二的本性,即便四叔没有一点发怒的征兆,他也知道,若是再放肆下去,肯定讨不了好处,毕竟四叔的话,在老爷子那里,比任何人都管用。

“我迟早会离……”

“那是你的事!”

南景深低斥,深吸了一口烟。

旁边的南渭阳坐不住了,“老四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大哥,他们已经是夫妻关系,按理说,这些事情,不该我们做长辈的插手,但两个孩子着实太不像话,婚礼已经办了,就算不能过也得过下去,日后实在不和,要和要离,那都是他们的事了。”

这话,说得合情合理,也并不是没有说中南渭阳的心思。

今日南昀的婚礼,来的客人多数是商界的名流,他向来重视信誉,如果婚礼第二天就闹出离婚,对华瑞的名声多少会有影响,南昀也必将坐实渣男的身份,日后再想要找一门好亲事便难了。

暂时不离婚,对南昀来说,反而是好事。

南渭阳面上不动声色,仍然是沉着脸色,“那就按你说的吧。”

“爸!”

南昀急得吼出声,被南景深给呵斥住了,“钥匙拿来。”

“做什么!”

“我说,把你公寓的钥匙拿来。”南景深抬着下颚,命令式的语气。

南昀反抗的默了半响,才不情不愿的把钥匙掏出来,四叔没收他私人房产的钥匙,无非是要把他绑在这里,住就住,反正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,大不了,不和萧静婷同房就是。

南景深接过钥匙,扬手递给身后的佣人,吩咐道:“去把每一把都配出来。”

转回头,视线终于落在了局促不安的萧静婷身上,他语气忽然温和:“静婷,今天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萧静婷一惊,眼眶里的湿意更甚了,却不敢落下泪来,她张嘴想叫一声四叔,可一想到南景深说过,这声四叔,她还没有资格叫,顿时改了口:“不委屈的。”

“今晚上现在客房里休息一晚,待会儿我让人去二姐房间里取套睡衣和衣服,把身上的婚纱换下来吧,等明天吃过早饭,我给你一串南昀公寓的钥匙,你和他搬过去一起住,老宅这边,暂时别来,你也看见了,老爷子和老太太,短时间还不是能接受你。”

“四叔!”话一落音,南昀激动得炸毛:“您怎么可以这么做!”

南景深冷眸扫他一眼,已然是不耐。

这种不耐,在看向萧静婷时,又瞬间消散,“能同意吗?”

萧静婷也同样激动,她的激动,却是喜悦的,这么说来,就算南昀想要离婚也离不了了,南四爷亲自开了口,谁敢忤逆。

等于说,南家孙少奶奶这个唯一的头衔,她算是咬住了!

小说《四爷独宠小娇妻》 第 16 章 既然睡了,就要负起责任 试读结束。

喜欢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