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今晚又失眠了,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。

  •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

  • 愿逝者安息,愿生者奋发,愿祖国昌盛,致敬英雄

  •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猿(媛)仔们注意身体呀

  • 所谓”事务“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,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,要么都不被执行。

  • 遍历 for 循环时将,将外层写成函数,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。

  •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,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

  •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!

  •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。

  •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,才能被 int()强制转换。因此:字符串’3.8’是不能被转换哟

《为她着迷》完结版精彩阅读 《为她着迷》最新章节目录

好书推荐 2021-04-02 09:26:17 19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
为她着迷

为她着迷

作者:玖玖

主角:顾菁孟荻

APP离线看全本

《为她着迷》完结版精彩阅读 《为她着迷》最新章节目录

《为她着迷》小说介绍

主角是顾菁孟荻的书名叫《为她着迷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玖玖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顾菁的脸下意识地涨红,说出的话反而是:“老师,我这次的测验考得怎么样?”心里想说的话,她竟开不了口。她突然想到,如果她就这样退缩了,她这辈子或许都抬不起头来。顾菁的脑子里还是存着迷茫,但已经暗暗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地证明自己。…

《为她着迷》小说试读

顾菁保送进一中的事才确定下来,妈妈就到隔壁邻居那儿炫耀了个遍:我们菁菁给我们顾家光耀门楣了。大家也都恭喜她,进入一中,就是一脚踏入名牌大学了。

那些日子,妈妈对顾菁特别的好,总是笑脸盈盈的,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留一些给她。可临近开学注册时,要交学费了,她的脸就拉下来很不好看。

那段时间,她尽量做家务,不去惹妈妈生气,家里的气氛终日压抑。

她突然想起孟荻,在整个初中年代,给她补贴了多少零食。高中是个分水岭,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他。他留给她最后的那个拥抱,也在六十天中慢慢模糊在记忆的最深处。

随着暑假的结束,顾菁的心情也渐渐好转。

一中的每个年级有十五个班,一、二两个班是重点班,其中四十名来自保送名额,另外五十名通过中考成绩排名确定。在顾菁看到名单之后,大感意外,孟荻就在这个名单中,更巧的是,他竟与自己一样,都分在一班。

她正在好奇,有人重重地拍了拍她肩膀,顾菁疑惑地转过头,就见到孟荻朝她咧嘴笑:“班长大人,我们是不是很有缘?”

整整一个暑假没有见面,孟荻黑了不少,可人看着特别精神,他敛着眉目,显得温和了许多。惊喜之余,顾菁对一中也多了一种亲切感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只要有他在,她就会觉得心安不少。

孟荻非要替顾菁去领被子,帮她搬到五楼宿舍。顾菁先前不肯,却拗不过他。孟荻勾着唇笑得特别狡黠:“你别不领情啊,我只对你这样。”

顾菁听着这样的话也觉得过于暧昧,脸色微红,不知要怎么回应,只好转身装作铺床单。

等她整理好寝室,孟荻便提出两人一起去吃饭,孟荻路上说了很多暑假里发生的事,后来提到了郑祥和:“他在八班。他本来还差点儿分数,不过托了点关系就进来了。”

“不错不错。”在顾菁的记忆中,郑祥和的成绩只能算勉强。不管通过什么手段,能进入一中就是万幸了。

“嗯,他叔叔是一中的副校长。”

顾菁哦了一声,刚才没能仔细看分班情况,就向孟荻问起其他同学,孟荻倒是知道,呆瓜这次发挥超常,也进了重点班,不过在二班,凌晓雯能歌善舞,被当做特长生招了,在十班,吴晓晓分在十五班。

顾菁知道要好的几个同学都在同一个学校,心里高兴,好奇地问他:“你怎么都知道?”

“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,一到暑假就不见。我们都有上网聊天,当然知道。”

“哦……”顾菁恍然地点点头,她家没有装宽带,而她对上网也没什么兴趣。因为家庭条件的差异,他们的暑假自然也不一样。

刚进高中时,顾菁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。她看似与谁都亲近,可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。往日里她都只顾着学习,其他的人仿佛都是她生命中的过客,并无深交。

除了偶尔碰到吴晓晓,凌晓雯她们,一起吃个饭,其他时候都形单影只。

顾菁刚开始也有意与室友保持良好关系,但高中时代的女孩子都爱美了,除了学习,她们平日里的话题围绕着衣服、护肤品还有帅哥,顾菁渐渐觉得自己融入不到她们之间——不是她不想,是没办法,渐渐地也就疏远了。

所幸,室友都是善解人意的女孩子,她们待她仍旧友好。

顾菁每天吃了午饭就去图书馆,那时人还不多,她总是能够轻易占到座,渐渐的图书馆东边角落的那个位置也就成了她的“固定位置”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她的固定位置对面多了一名男生,这名男生是她班上的同学——司扬。

还记得司扬第一次站到她面前,修长的手指敲敲她的桌子:“请问这里有人吗?”

“没有。”顾菁轻声答,捧着书正看得出神。

司扬在她面前坐下来,朝她笑笑,“顾菁同学,你该不会不认识我吧?”

“啊?”顾菁听到别人叫她名字,这才放下书,认真地看了看对面这个高高瘦瘦的男生,他穿着一件湖蓝色的 T 恤,皮肤白净面容清秀,态度谦和,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并没什么印象。

对方看着顾菁茫然的神态,不由失笑,唇角边带着一个浅浅的梨涡:“我是司扬,桌位在你右边的右边。”

顾菁有些尴尬,也觉得不好意思,点了点头:“我记住了。”

近日有一个数学竞赛选拔赛,接下去的日子,每到中午,顾菁便与司扬一同做数学难题。司扬有时候来得迟,就托顾菁帮他占个位。

此后的一段时间里,每天中午司扬都坐在顾菁的对面,偶尔有解不开的难题便一起讨论,司扬脑子活络,他总是有自己的那套解题思路。遇上这么一位对手,顾菁竟有种碰到了知音的感觉,从中发现了不少乐趣。

孟荻好几次去教室都没找到顾菁,便以为她回寝室睡午觉了,也没当回事。直到某天中午去图书馆还书,才发现她的身影。

她坐在图书馆的角落里,正专心致志地和她对面的男生小声讨论着什么。她偏着头,用手指把散落的头发拨到耳后,露出干净而美好的脸庞。男生则支着下颌,眼神专注地望着她。

孟荻强忍着不悦,视线在她和司扬的身上来回看了几遍,突然见顾菁抬起头来,唇边浮出一抹会心的笑容,终于忍不住咬牙切齿,抬脚快步朝她走去。

“你看这里是不是加条辅助线就好?”司扬把草稿本推到顾菁的面前,低声问她。顾菁看了一眼,“这道题我做过,除了加里面的这条辅助线,还要延长……啊!”

顾菁话还没说话,突然感觉有人从后面捏住她的脖子,冰凉的触感让她毛骨悚然,惊得整个人都抖了一下。她愤怒地一转头居然发现孟荻就站在她的身后,可意外的是他的脸上没有往日那般恶作剧般的笑容,他皱着眉头,脸色严肃,黑漆的眸中有一股强烈隐忍的怒气。

顾菁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害怕,低声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孟荻也不说话,看了一眼对面的司扬,又静静地看了一眼她:“跟我出去,老师找你有点事。”

可是老师们中午很少在教室,顾菁不解:“什么事?”

孟荻沉默着,动手整理她的书。顾菁是知道孟荻脾气的,看他神色不对劲,也站了起来,跟司扬低声说了一句:“我先走了。”

孟荻拿着她的书,走在前头,脚步很快。顾菁见他如此,以为有什么急事,赶紧跟上,直至出了图书馆,她才开口问他:“到底是什么事?怎么这样急?”

图书馆与教学楼之间隔着极长的走廊,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人来往,静谧得很。孟荻不经意地停下来,顿了顿,转过身。

他不做声,只是恼怒地瞪着她,他说不出自己此刻有多嫉妒,相识那么多年,她在自己面前总是像只长满刺的刺猬。可她才认识司扬多久,居然与他相处得这般轻松自然。

孟荻很久没找顾菁麻烦了,顾菁被他这样子看着不禁惶然,正准备离开,却听到孟荻缓缓发出了声音:“你跟司扬很熟?”

顾菁不知道孟荻为什么这样问,沉默了一下:“还好吧。”

“还好是什么意思?你喜欢他?”孟荻不依不饶,突然伸手抓住顾菁校服的领子。顾菁被他野蛮的动作吓了一跳,伸手掰他的手,不耐烦道,“你干嘛,疯了啊?”

孟荻的手指收拢,怒气上涌,一对英挺的眉毛高高挑起:“你是不是喜欢他?”

“你开什么玩笑,就是一起写作业而已。”

孟荻的表情缓和了一些,哼了一声,盯着顾菁看了一回,不见她说谎,慢慢地松开了她的衣领:“为什么和他一起写作业?”

“因为,他成绩好。”顾菁本想说,你管得着?然而孟荻现在拦在她面前,对她怒目而视,她只想息事宁人,也就实话实说。

孟荻不服气地哼了一声:“他的成绩是还不错,刚刚结束的月考,他就排在你面前,哦,对了,这次月考你排第五。”孟荻停顿了一下,“老师说我考得不理想,让你帮帮我。”

“哦,没问题。”顾菁微微偏过头去,挺希望孟荻还能再说一些关于这次考试的消息。

“所以我们是同桌了,我刚刚给你搬了桌子。”

“什么?”顾菁不可思议地看着他。

孟荻得意地挑了挑眉,“你不高兴?”

他笑起来的时候,眼微弯,唇上扬。顾菁落在他脸上的视线很快就转到旁边去,简洁地回答他:“没什么值得高兴的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不会影响你学习的。”

顾菁的唇抿得紧紧的,孟荻的话总是不作数的。他每次无聊时,总喜欢戳戳她:“喂,你还活着么?”

这么多年来,都没有变过。

孟荻见顾菁不说话,拍了拍她的头:“我们不是老搭档了么,英语课口语练习最有默契了。你没觉得吗?”

“我觉得我原本的同桌也挺好的。”

“男女搭档,干活不累。”

“不不,这种话不适合你和我。”

虽然初中时代的后期,孟荻变了许多,变得优秀了,可她今天才知道他小时候那种无赖、霸道、自做主张的劲儿根本没有消失过,着实在让她头疼。

孟荻见她拒绝,语气也强硬起来:“反正就这样了,你高兴也这样,不高兴也这样!我学习不好,需要你帮衬,以后就请多担待了。”

顾菁不禁好笑,脸上倒并没有什么表情,只是瞥了他一眼。

孟荻在她身后落了几步,神色郁郁,一副被嫌弃了的样子。

回到教室后,班主任正坐在讲台桌上统计分数,见顾菁进来,叫住她:“顾菁,你过来一下。”

班主任是个姓吴的中年女人,教物理,为人严格,神色总是淡淡的,分不出喜怒。顾菁听着她用这样一种平淡无奇的声音叫自己,只觉得心口一颤。

顾菁走过去站在旁边,低声问:“老师,你找我?”

吴老师把手上的记分册推到她的面前。前几名分数相近,分数咬得很紧。吴老师帮她分析了一下原因:“主要还是语文,稍显薄弱。”

顾菁连连点头,吴老师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,冷不防地说道:“顾菁,孟荻说你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,所以他希望跟你同桌,你的看法是……”

顾菁刚想反驳,孟荻不知从那儿窜出来:“老师,她同意的,这么多年的交情了,她怎么能不同意。老师,以前我跟她都是同桌的,她很帮衬我的。”他转头看着顾菁,“是吧是吧?”

顾菁不知如何回答,吴老师扶了扶眼镜,淡淡道:“我其实是不大赞同你们同桌的,不过孟荻刚刚把位置都给搬过去了,这样吧,你们先同桌一段时间试试看,看下次成绩……”

顾菁就这样无缘无故地被换了位置,成了孟荻的同桌。她的身高并不算高,原本坐在第二排,而孟荻坐在最后一排,老师为了迁就顾菁,让他们一起换到了第四排。即便是如此,顾菁依旧有些不习惯,心情也不太好。

晚自修前,孟荻买了不少吃的,偷偷摸摸地塞顾菁的书桌里。顾菁发现后,一言不发地还给他。孟荻忙制止她,小声道:“新同桌,别这样,联络感情嘛。”

“没兴趣。”

“我知道你坐角落里不高兴,每个星期都会换组的,下个星期换到当中了。还有,你跟我坐在一起,会容易长高的,你看前排的那些矮子,谁长高了?”

顾菁压根不想理他!

孟荻打开一盒巧克力开始讨好她:“这是你最喜欢的巧克力,吃吧。”

“孟荻,你让我静一会儿成不?”

晚自修第一节课结束之后,顾菁的后桌换了一个人,是司扬。孟荻上完厕所回来见他连桌子都搬过来了,脸色一下子就黑了。司扬到是并不在意,只是对顾菁说:“吴老师让我来帮助新同桌。”

顾菁的室友在宿舍里打趣道:“小菁菁,我们班的帅哥都坐在你的周围,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!”

顾菁尴尬地笑了笑,算是回应,这也不是她求来的啊。

“话说回来,孟荻也不知道用什么理由说服了老吴。我听上一届的学姐说,老吴对男女生同桌很是设防。”

“为了学习而已,别想多啦。”顾菁把毛巾按在自己的脸上,掩盖了自己此刻并不太自然的神色。

她并不想换这个位置,本来班级中男生与男生同桌,女生与女生同桌,如今这样男女搭档倒显眼得很,任课老师也特别喜欢叫这组回答。再则,换了位置之后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孟荻处处找司扬的茬挑他的刺,找他的茬。

下午他们班与二班打篮球输了比赛,晚自修的时候,孟荻把所有的错都归在司扬身上,正训得起劲,顾菁忙推了推孟荻:“别吵了,老师都能看过来了……只不过是件小事,有必要么?”

孟荻更恼了,他眼眸一眯,带着一抹狠厉:“这是小事,这是小事吗?你是要护着这个小白脸吗?”

司扬的肤色白皙,长相眉清目秀,斯斯文文的。平日里说话也文质彬彬的,孟荻却看他不顺眼,现在生着气,也就口无遮拦。

顾菁见孟荻这样,只觉他在无理取闹,压着声音小声说:“孟荻,你也太过分了。不就是输了一场球赛,明天赢回来就好了,用得着花一个晚自修的时间来说这件事么?”

孟荻在人前被顾菁驳了面子,剑眉一挑,脸色沉了下来。他的脾气顾菁是知道的,要真发起火来就不好收拾了,因此明知道是他不对,顾菁也不敢再火上浇油了。她瑟瑟地伸出手来,将他的身子掰回来:“你作业还没有写。”

孟荻的唇还是紧抿着的,脸色渐缓。顾菁把他的作业本抽出来,摊开放到他的面前:“你快写吧,不懂的问我。”

孟荻静静地看了她一眼,唇角微扬:“好。”

孟荻捏着笔写了会儿作业,余光瞧见司扬用笔戳了戳顾菁,要问题目。顾菁马上就转身替他解答。孟荻又不悦起来,想当初他坐在顾菁身后,是戳了大半天她才理他的,可是,司扬一戳她,她马上就应了!**!

孟荻嫉妒顾菁身后那个位置,其实他什么都嫉妒,他恨不得变出很多个自己占据顾菁身边所有的位置。

顾菁解答完司扬的问题,孟荻也把自己的本子推到顾菁的面前:“喂,这个不会。”

“哪个?”

“这个,这个,这个。”

顾菁气得瞪了他一眼:“你上课都在听什么呀,怎么这么多不会。”

“那你教我。”

顾菁头疼,用圆珠笔在草稿本上演算:“你看这个,其实并不难的。”

她认真地解答着问题,孟荻却根本没有在听,而是目光灼灼,盯着她的脸出神。

数学竞赛参赛名单很快就定了,重点班的名额偏多,班上主动报名的同学基本上都拿到了名额,令顾菁吃惊的是,孟荻也在其中,她暗想,他不是老问自己问题么,这也不会那也不会,怎么也报名参加了?

孟荻得意地朝她一笑:“等会儿竞赛辅导,我们一起坐啊。”

顾菁只当做没听见。

数学竞赛辅导的地点在阶梯教室,全校有接近百名同学参加。顾菁来得早,占了一个前排的座位,孟荻坐在她的左侧,司扬看到顾菁的旁边还有空位,本想坐过来,孟荻却**地把自己的笔袋往上面一扔:“这里有人了。”

顾菁刚想说话,孟荻伸出手朝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喊:“呆瓜,这儿坐,我给你占了位。”

顾菁不禁想,司扬也没做什么对不起孟荻的事儿吧,他怎么就这么爱针锋相对呢?

呆瓜欣喜地跑过来坐进去:“你们来得真早。”

“那是。”

呆瓜跟孟荻闲扯了几句,趁着还没上课,从本子里拿出一张试卷,往顾菁面前一推:“顾菁,这道题你懂了没?老师刚才在教室后面贴了答案,但是我没懂。”

“这道压轴题挺难的,我也还没解开。但是我们班的司扬倒做对了,我还想晚自修后问问他的……”

孟荻的眼眸蕴藏怒意,手握成拳。

呆瓜哦了一声:“那好,他正好跟我一个宿舍的,我回去问他。”他似是想到了什么,转头看了一眼,“他人呢?不是和你们一起的么,怎么坐那么后面?”

顾菁:“……”

孟荻冷冷地瞪了呆瓜一眼,呆瓜顿时就噤声了,也不知自己哪儿得罪了他。

司扬成了是孟荻心里的一根刺,他讨厌、非常讨厌、十分讨厌顾菁有意无意地提起司扬,讨厌顾菁一有难题就转身与司扬讨论,讨厌顾菁与他说话时和颜悦色的样子,他和她从小学到高中这么多年的交情,居然比不上一个半路杀出的臭小子,他很不爽!

数学竞赛辅导每周两次,接下去,每次位置都照着第一次的坐。偶尔得空,顾菁也可以跟呆瓜说上两句。

一次,正碰上孟荻上厕所,呆瓜支支吾吾道:“顾菁,孟荻和司扬谁成绩好啊?”

“司扬,他班上排名前五。”

“那你觉得性格上谁好?”

顾菁认识呆瓜已久,向来觉得他老实,也没多想,随口答道:“肯定是司扬啊,孟荻那性格谁受得了。”

“孟荻……还好吧,现在比小时候好多了。”

“是好一点了,但有时候还是会莫名其妙发脾气。最近也不知怎么了,老找司扬吵架,为了那么一点小事,幸好司扬从来不跟他计较。”

呆瓜压低了声音,神神秘秘地笑:“其实这是因为……”

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孟荻不知何时从后边过来,他声音不大,却带着森冷之意。

呆瓜吓得瞬间就缩了脑袋,顾菁心虚地低下了头,也不知道刚才她和呆瓜说的话他到底听见了没有。

孟荻在顾菁的旁边坐下来,突然一把抓住了顾菁的头发,她的头发养长了,可以勉强扎成一个马尾了。他往后拉扯了一把,轻轻笑了笑:“后桌换了人,兔子尾巴就养起来了,果然是针对人呢。”

顾菁呼吸一窒,想驳回些什么,孟荻已经松了手,不再理她。

接下去的整晚,不,是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,连中午都没有去图书馆和她一起学习,孟荻不按常理出牌,顾菁也并没有当回事。

小说《为她着迷》 第 5 章 05 无处不在的影子 试读结束。

喜欢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