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今晚又失眠了,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。

  •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

  • 愿逝者安息,愿生者奋发,愿祖国昌盛,致敬英雄

  •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猿(媛)仔们注意身体呀

  • 所谓”事务“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,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,要么都不被执行。

  • 遍历 for 循环时将,将外层写成函数,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。

  •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,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

  •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!

  •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。

  •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,才能被 int()强制转换。因此:字符串’3.8’是不能被转换哟

精品《为她着迷》小说在线阅读 顾菁孟荻小说全集无删减全文

好书推荐 2021-04-02 09:25:28 16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
为她着迷

为她着迷

作者:玖玖

主角:顾菁孟荻

APP离线看全本

精品《为她着迷》小说在线阅读 顾菁孟荻小说全集无删减全文

《为她着迷》小说介绍

《为她着迷》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作者是玖玖,小说主人公是顾菁孟荻,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:顾菁的脸下意识地涨红,说出的话反而是:“老师,我这次的测验考得怎么样?”心里想说的话,她竟开不了口。她突然想到,如果她就这样退缩了,她这辈子或许都抬不起头来。顾菁的脑子里还是存着迷茫,但已经暗暗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地证明自己。…

《为她着迷》小说试读

运动会让顾菁在班级里树立了不少威信,与同学、室友之间的关系也融洽不少。只是顾菁和孟荻之间也多了一层微妙的关系。

顾菁不肯再跟孟荻说话,课间也尽量躲着他,后来还趁机会换了位置,换到了第一排,与聊得来的吴晓晓做了同桌,而以孟荻开始疯长的身高是不可能坐第二排的。

孟荻一连几日闷闷不乐,还胡乱地发起脾气,特别是自习课还带头打闹,想引起顾菁的注意力。

“小孟孟,你够了啊!”郑祥和拉住孟荻坐了下来,“你撞到我了,都画歪了!”

“哼!”孟荻重重地坐下来,脸色很是难看,湛黑的眸子里带着困惑、恼怒。

郑祥和见他这样,用手肘捅了捅他,悄然问他:“你跟小兔妹妹怎么了?好像是运动会开始的,你那天拉着她去哪儿了?拉她手了?亲她嘴了?还是……表白啦?”

郑祥和说话的时候,眼睛亮晶晶的,就好像真的看到了什么八卦。

“滚!”

“快说呀!”

“我什么都没有做!”孟荻被郑祥和催促得烦躁,“我就问了她一句话而已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啊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郑祥和听了孟荻别别扭扭说出来的话,拍着桌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,直至引来了老师警告性的眼神。等一切静止了下来,郑祥和拍了拍孟荻的肩膀,把一本粉色的杂志偷偷塞给他,“兄弟,小兔没给你一个巴掌就算不错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过了几日,孟荻把那本杂志扔还给郑祥和,微红的脸转到一旁,很是不屑:“你居然看这种东西!”

郑祥和宝贝似的收回自己书包的暗格:“很贵的,一般人我不借的。”

孟荻冷笑:“真无聊!”

郑祥和很是神秘地笑:“你别假正经,要不你也来住校。我们宿舍里的生活还是很精彩的。”

“算了。”孟荻挥了挥手,一脸不以为然,郑祥和见他不愿多谈,勾了勾唇继续画自己的漫画。

孟荻静坐了一会儿,霍然站了起来,椅子与地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班里的同学都知道孟荻脾气不好,时不时地来那么一下,此时也都见怪不怪。孟荻拿着本子走到吴晓晓的旁边,敲了敲她的桌子,声音压得低沉沉的:“喂,我要抄黑板上的题目,你去我那儿坐一下!”

吴晓晓愣了一下,抬头盯着孟荻看。

孟荻被她看得不耐烦,粗声粗气:“看什么看?”

“喂,是你求我耶,也不客气点?”吴晓晓还想说点什么,对着孟荻那双显得越发凌厉的眼睛,干笑了一声,整理了自己的书桌离开了。

顾菁在专心致志地写作业,对于旁边换了谁,浑然不知,直至孟荻的脑袋凑到她的面前,她才吓了一跳: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我来跟你道歉。”孟荻看着她的眼睛,唇角微抿,很是诚恳。

顾菁一怔,孟荻又郑重道:“我以后绝对不会问你这种问题了,你不要不理我。”

“我……”顾菁是彻底说不出话来了,她从来不知道孟荻会以这种服软语气跟她说话,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他。

孟荻似乎还有很多话要说,此刻教室里静悄悄地,他挨她挨得很近,唇几乎贴着她的耳朵,明明不是很热的天气,她却觉得浑身热。

她用力地把孟荻推开:“我要写作业。”

顾菁顾自埋头写作业,彻底忽视孟荻。好不容易挨到下课,顾菁就以上厕所为由,在厕所里整整躲十分钟才敢出来。

接下去的日子,顾菁还是没有怎么理孟荻,即便是路上见到,也是低着头匆匆擦身而过,那眼神说不出的奇怪。

孟荻郁闷死了,抓着郑祥和的领子使劲摇晃:“你说,她要不要这样啊?至于么?”

郑祥和摸着自己的下巴,用深奥的口吻道:“一定是你太直白,吓坏了人家。”

孟荻最见不得他故作高深的样子,哼了一声:“你少来。”

“嗨,是你懂得多还是我懂得多?”郑祥和见孟荻安静下来,神秘兮兮地靠近他的耳朵,“我说,你可以讨好她嘛。”

孟荻略略皱眉:“讨好?”

这一日,顾菁打开她的英语书,发现里面夹着一张四叶草形状的小纸条:“记得喝牛奶哦,明天早上要过期的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吴晓晓眼尖,刚想伸手拿,顾菁快速地翻过一页,很淡定地装傻,“嗯?”

吴晓晓刚想说点什么,就被数学老师叫到黑板前演算昨天布置的数学题。

顾菁微抿着唇,把纸条塞到书包里。手伸向自己的书包,里面果然有一个温热而光滑的瓶子,她下意识地想到了孟荻。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,刚才她从厕所回来时,孟荻还朝她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送牛奶给自己,脑海里瞬间出现许许多多奇怪的想法,在她的印象中,孟荻不会平白无故地做一件事。他每做一件事都有他的目的,顾菁不免担心这会不会又是一个恶作剧?

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,顾菁在没人注意的时候,偷偷摸摸地把牛奶拿去送还给孟荻。她的脸上带着凛然的神色:“孟荻同学,你最好不要做出什么事来,否则我就告诉老师。”

孟荻的脸黑了,深色的眸子里含着一层化不开的阴霾。

顾菁刚要转身离去,身后的郑祥和却哈哈大笑起来:“哎哟,我说小孟孟,你给人家的印象到底是有多差!人家不会以为你投毒了吧,啊哈哈哈哈。”

“你去死!”

孟荻朝郑祥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用力地扯出了顾菁的衣服,脸上透着一股冷厉,声音硬邦邦的:“我有说让你走了吗?你给我回来。”

顾菁被他拉着走不动:“你放手。”

“不放,除非你喝了牛奶。”

顾菁特别怕给人看到她跟孟荻不清不楚的。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敏感地知道些什么,如今她与室友的关系稍微融洽,晚上夜谈会的时候总会说某某女生和某某男生走得近,她最怕的反而是室友们调侃她与男生之间的关系,这种关系,她给了一个定义词,不正当。

对,就是不正当关系。

孟荻不依不饶地把她拉回来:“这个牛奶是我给你买的,你必须喝。”

“孺子不可教也。”郑祥和在一旁推推孟荻,“笑一笑,温柔点,温柔点,你要吓坏你们家兔子了。”

孟荻见顾菁一点面子都不给他,黑钻似的眼睛带着浓浓的怒气:“你再不把牛奶拿回去,我生气了。”

顾菁与孟荻自小认识,也知道他的性子。要是不如他的意,总是要闹上一番才行,他现在强势地拉着她的衣服,沉着脸,唇角两边的肌肉一抽一抽地,莫名其妙地不放她走,顾菁无力地认了输,重新地拿起桌上的牛奶。

孟荻这才重新绽放出笑容:“这就对了。”

顾菁再次偷偷摸摸地把牛奶塞到自己的书包里,便开始坐立不安。一直挨到了晚自修放学回宿舍,她拿着牛奶躲到暗处,偷偷地查看牛奶的包装与生产日期,又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小口,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劲。顾菁略略疑惑,却也抱着不浪费食物的心态,一口接一口地喝掉了。

第二天,顾菁也没发现自己有任何问题,这才相信孟荻没有对她做恶作剧。接下去的一段时间里,顾菁总是会在自己的英语书里收到一些小纸条,不是嘱咐她多吃点,就是嘱咐她多喝点,或者是他又在她的书包里放了什么零食。

时间久了,顾菁也就接受了,或者说是习惯了。妈妈每个星期给她的零花钱除了车费,剩下的就够买一些文具,孟荻给她的零食其实也算是给她解决了一个尴尬的难题:正在长身体的年纪,一日三顿其实并不够,她总是挨饿。

顾菁接受了孟荻的恩惠,也偶尔回一点人情。孟荻生性懒惰,不爱打扫卫生。每到了他值日或者大扫除,她就把活儿揽过来。

同学们都指责孟荻这样子太过分,特别是吴晓晓更是看不过去:“喂喂喂,你一个大男人要一个小女生给你扫地,你也好意思?”

孟荻脸皮厚,冷嗤了一声,视线追随着顾菁,说出来的话倒是漫不经心的:“班长大人跟我关系好嘛,谁认识她有我久啊。你嫉妒也不够格啊。”

吴晓晓被气得半死,推了推顾菁:“菁菁,你说句话啊。”

顾菁低头打扫,只是摇了摇头:“算了吧,反正他弄过的地方别人都要重新再弄一次。”

孟荻只是一味笑,别提有多得意了,郑祥和从外边回来,推了推孟荻:“春天还没到呢,别这样笑,多**。”

“滚。”

孟荻送得零食花样也渐渐多了,有时候是一个大苹果,有时候是一块精美的蛋糕。对顾菁来说,老占别人的便宜是可耻的,更何况孟荻还是以前她认为最讨厌的人,如今居然成了她的“饲主”。

正所谓,拿人手软,吃人嘴短,顾菁过意不去。连有时候孟荻故意找茬与她拌嘴,她骂孟荻的力度都弱了几分。

正巧在一个周末下午,顾菁值日回去的时候碰到了孟荻,下意识地就叫住他。孟荻手里玩着篮球,朝她跑过来,因为刚运动完,他脸上还带着汗,头发短短的跟刺猬似的,此时也湿漉漉的。

他站在她的面前,也不说话,就咧着嘴看着她,神色带着一种期待。

顾菁捏了捏口袋里的零花钱,小声开口:“我请你喝饮料吧。”

“好呀。”孟荻跟着她去了学校的小卖部,在冰箱里拿了一瓶冰镇的农夫山泉递给她,“这个。”

顾菁啊了一声:“再拿点别的吧。”

“我就喜欢喝这个。”孟荻推了推她,故意不耐烦道,“快点,你还要不要替我付啦?”

“哦哦。”顾菁涨红了脸,忙替他付了钱,又问了一句,“饿不饿?”

“饿什么啊,我书包里一堆吃的。”孟荻喝了一大口水,“你站在这里等一下啊,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孟荻很快就背着他的书包跑回来,笑容满面,“走,我们一起回家吧。”

“啊?”

“我奶奶家跟你家很近啊,我们小学同学多年,你难道不知道?”孟荻抬高了声音质问她,见她一副迷茫的样子,竟又生气起来,自顾自地快步走在前头,顾菁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惹了他。

周末的公交车特别拥挤,顾菁被挤在最里头,没有扶手,摇摇欲坠。孟荻先前还不跟她说话,后来实在看不下去,把手递了过去:“喂,你拉住我就好了。”

顾菁还想说什么,一个急刹车让她往前栽了过去,扑在孟荻身上。孟荻的手稳稳地抓着旁边的椅背,另外一只手支撑着顾菁的重力。

到了后来,车里人少了,顾菁和孟荻才找了位置坐。顾菁坐在里面,眼睛望着窗外游神,突然嘴里被人喂了什么,味道甜腻,是巧克力糖。

她一转头就看见孟荻从书包里捞了好些糖放她手里:“给你吃。”

因为不好意思,顾菁脸又红起来,呐呐开口:“我不能要。”

“什么能不能要,我吃不了那么多的。”孟荻满不在乎地说着,“再说我们认识这么多年,平日里互相照顾,礼尚往来嘛!”

顾菁被堵得无语,只好犹犹豫豫地接过那些糖,道了声:“谢谢。”

她实在是想不明白,小时候那个天天欺负自己的小男孩,如今怎么会成为她的朋友,算是朋友吗?

日子趋于平淡,少了室友的挑衅,更没有母亲的唠叨,顾菁开始喜欢上这样的生活。

天气渐渐变冷,迎来了初中的第一个元旦。顾菁这个班长渐渐得到认可,工作也开展得如鱼得水。可文艺汇演依旧让顾菁感到焦头烂额,每个班级必须要有两个节目上报。

班级里并不缺乏能歌善舞的女孩,作为文娱委员的凌晓雯一马当先表示愿意表演古筝,其他女孩子并不愿意单独参加。理由是,期末考即将来临,参加这个太花时间。男生更别提,以孟荻和郑祥和为首说要办一个化妆舞会活动,整日里研究着做面具,道具,服装,对文艺汇演更是兴趣缺缺。

顾菁无法,只好与凌晓雯商量对策。

凌晓雯对此事倒是显得心不在焉的:“反正我已经参加了。哦,班主任的意思是说,最好能够拿个奖,传统的节目更容易打动评委。”

凌晓雯这个态度也是意料之中,她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孩,不愿意去求别人,其他女生既然表示不同意,那就算了。顾菁却是不这么想,她仍旧希望作为班长的自己,能为这个班出上一分力。

凌晓雯拨弄了一下自己那长长的刘海:“你是班长嘛,威信比我足。这事儿还真得你管了,我可管不了。反正跳舞啊,舞台剧啊都是个不错的选择,就不知道能不能集得齐人。”

等到凌晓雯离开,吴晓晓往上翻了翻白眼:“我靠,这什么人呢!班长是万能的么?”

顾菁有些无奈地笑笑,“随他们去吧,又月考又期末考又数学竞赛的,让他们松口气。我准备组织女生跳集体舞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也可以,我一定配合。”

“晓晓,你真好。”

“谁让我们班主任除了学习,其他事上就做了甩手掌柜,着你这么辛苦我实在是于心不忍哪!”

顾菁与吴晓晓去学校电子阅览室找了资料,之后又和她在舞蹈室里揣摩了几天,终于确定下来跳傣族舞,介于女生们又要一番推辞,顾菁便要求班里的女生全部参加。

无论是初期,还是后期,顾菁每日除了学习,空余时间都排得满满当当。排练,服装、音乐甚至化妆,都需要她打点。

一个晚自修后,顾菁还在座位上写着计划,孟荻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坐到她身旁,“我说班长大人,你这么尽力做什么,随便应付交差好了。老余也不会怎么样嘛,你看她们,一个个都不乐意的样子。我前两天还听几个女生说你影响了她们学习,老要练舞……”

顾菁一听就愣了,脸上一阵阵滚烫。她垂下长睫,黯淡了眼神,咬着唇不说话。别人说什么小话她尚且不知,自己的室友在她面前冷嘲热讽都快把她逼疯了。唯有凌晓雯还为她说了句话:“谁让你们一开始都不主动的,现在班长都安排好一切了,你们还挑剔。”

孟荻见她这样,自知多嘴:“唉,我就随便说说的……啊,你不是要去找服装嘛,我也正好要去,晚上一起啊?”

顾菁想着最近占用了女生们太多时间,吴晓晓最近一次数学又考得不好,她心里特别愧疚。找服装的事,还是她自己去看吧。

她对附近的路不熟悉,听到孟荻这么说也并没有推辞:“好。”

“早知道你这么为难,当初我就牺牲一下跟郑祥和去演相声好了!”

顾菁横了他一眼:“你不要马后炮了,就你……”

孟荻嘀咕道:“都说让你来磨磨我了,谁让你自己不肯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没……”

孟荻去教室里拿了个袋子出来,就跟顾菁出门去了。

两人到了校外,孟荻把手里的袋子往她的手里一塞:“多吃点,最近看你都瘦了一大圈。”

顾菁有些不好意思,沉默了很久才大着胆子问他:“你为什么总是给我买吃的。”

“我零食多吃不完呗。”

“这肯定不是原因。”

“我说你们女生就是烦,怎么那么多问题。我告你,我就是想讨好你,讨好班长,你看现在我不扫地,不做卫生什么的,都有你挡着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反正我就是不要做值日……”孟荻指向一旁,“快点快点,车来了。”

在演出之前,有各种各样的琐事,女生多就是是非多,偶尔相互吵架了,合作上处处给对方找茬。顾菁时不时地要哄着这个哄着那个,连凌晓雯看不过去,拔高了声音:“你们要吵架换个地儿去,不想跳的就别跳了。我每天练完古筝还要陪你们跳舞,不是来看你们吵架的。”

顾菁想要拉着她,凌晓雯把手一挥:“说白了,你们也没那么重要!六个七个八个都能跳,又不缺你们。平日里不是都挺爱表现的么,关键的时候就知道扭扭捏捏的。你们现在不跳的就回去上晚自习,以后我告诉别人你们跳得不好被我摘除的。”

“你们知道这个舞蹈室有多难约么,顾菁磨了多少功夫才得来的?”吴晓晓也站出来愤愤地说道。

舞蹈室里突然一片寂静,顾菁也觉得疲惫,她默默地退出来坐到一旁的椅子上。许久,她才缓缓地说道:“一开始,是我欠考虑,我对不起大家。现在要是还对这个舞蹈有期待,就留下来,如果不再有期待,就回去吧。”

“我知道你们都不认可我这个班长,但是没有关系,等文艺汇演之后我会像班主任申请辞去这个职位。”

“这段时间占用了大家的时间,真的对不起!”

顾菁第一次觉得委屈,她从来都不肯在人前示弱,而这一次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她没有忍住,毕竟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。

她垂下头,把脸埋在自己的双膝之间。她曾以为,如今的自己可以很坚强地面对一切,可实际上她还是在原地,她一直都是那个懦弱而无能的顾菁,除去优等生和班长的光环,她真的什么都不是。

周围渐渐地有女生抽泣的声音,这种情绪很快地在舞蹈室里扩散,乃至于后来每个女生都哭了。等顾菁把头抬起来的时候,就看到大家都围在她的旁边,抽抽搭搭地对她说:“班长,你别哭了,我们都留下来练舞。”

顾菁用手擦拭眼泪:“我从来没有拿班长的身份去压着你们的意思。我小学时,班级所有的女生都被选去跳舞,唯有我一人因为同手同脚被摘除,我觉得很难过。后来每一年,班级里跳舞表演都没有我。这种孤单而被排斥的感觉,我一直很遗憾。我以为别人会有跟我一样的感觉,原来是我错了。我总是想让大家看到我,可事实上我从来不敢开口……”

一群女生抱在一起哭,等到哭声渐渐停止了,才有女生低声说:“谁说我们看不到你的,你成绩那么好,人缘又那么好,前段时间数学竞赛还拿了第一。”

班级里最胖的那个女生,站出来,一边抹泪一边说:“班长,其实这次被选入跳舞我也诧异,但是我心里特别高兴。我有努力减肥哦,我一定能穿上演出服。”

好像是突然就敞开了心扉,大家一会儿笑一会儿哭,女生之间的友谊就是显得那么奇妙。

接下去的排练一直都很顺利,傣族舞这个节目轻易地过了初选,并在文艺汇演被作为压轴演出。她们的傣族舞民族风韵浓重,编排新颖,成功地征服了评委的眼球,夺得第一名。

在听到主持人播报出来的成绩之后,九班的男同学在台下呐喊,一帮女生兴奋地抱在一起,喜极而泣。

这是顾菁第二次在人前哭,因为她知道这次是有多么不容易。

原来只要付出,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

孟荻和郑祥和不知何时出现在顾菁的身后,孟荻扯了扯她:“喂,至于么至于么,回班级去,参加我们的化装舞会吧,顺便给我们打打下手。”

顾菁挺不好意思的抹抹眼睛:“不想去,累死了。”

旁边有女生打趣:“怎么只叫班长啊,怎么不请我们参加啊?”

孟荻的视线飞快地在她们的脸上扫视了一圈:“你们一个个地丑死了,谁要请你们?”女生们上台表演都化了妆,如今妆都哭花了。

吴晓晓呸了一声:“班长难道跟我们不一样啊?”

“她怎么样都好看,你就嫉妒吧。”孟荻哼了一声,还很绅士地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给顾菁,“你们爱来不来,班级里为你们举办了庆功宴,保证好玩。”

孟荻和郑祥和走得远了,女生们才反应过来,一个个都追着跟了上去。唯有吴晓晓陪在顾菁身边,意味深长地笑:“喂,你要说你们之间没点什么,我可真不信!”

顾菁手里还握着孟荻的外套,上面带着他的体温,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地瞥到远处,唇角绷紧:“你胡说什么呢?走了。”

吴晓晓跟在她身边:“你说他对谁都不好,就只对你体贴。”

第一次有人这么正式地跟顾菁说这种话,她的脸一阵发烫,加快脚步往前走去:“你想太多了!”

顾菁跟吴晓晓去了一趟厕所卸了妆,换回自己的衣服,回到班级时,才发现班级已经被被布置得童话十足,各处挂满了气球和彩带,装饰梦幻,气氛温馨。

大多数的人已经换了奇奇怪怪的衣服,带着面具,她分不清谁是谁,但是中间那特别扎眼的两人穿着一黑一白的斗篷,面具异常狰狞,她一眼就认出来是孟荻和郑祥和。

她还没有仔细打量每个人的古怪服装,那一黑一白就已经冲上来,抓着她往外走,白色的按住她:“速度!”

“啊!”顾菁尖叫着挣扎,却无效。这两人把她套进一个暖呼呼的白色大口袋,等到顾菁反应过来,才知道自己被他们打扮成一个大白兔。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找来这样的道具,现在她成了一只圆滚滚的兔子,只露出了一双眼睛,此刻她通过他们的声音已经辨认出来穿着黑色斗篷的是孟荻,他抓着她头顶上的两只兔耳朵:“兔子,你终于换上你的皮了!”

“疯子!”

孟荻用力地揉着她的脑袋:“这是我准备的礼物,喜欢吧?”

顾菁冷哼一声:“不喜欢!”

孟荻用力扯了一下她的兔耳朵:“我知道你不喜欢,但是我们班级好不容易举行一个这么好玩的活动,你怎么可以不参加,你看现在我替你把服装都准备好了。好了,你迟点进来。”

顾菁等待他们走了,才呼了一口气。笨拙地转了一圈,后知后觉地笑了出来。参加活动,其实也会很开心的。

这一天,他们闹到很晚。顾菁也不记得,自己这只兔子到底跟多少人跳过舞,她一直都在转圈圈,因为她太受欢迎了!她唯一记得的是,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家伙忽然要背着她演猪八戒背媳妇,这些天她一直都没有休息好,太累了,居然在他背上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……

可后来,随着一声“背不动了,死兔子下来”,她毫无准备地摔下来,**重重地落在地上,因为坐在一团尾巴上,也没觉得有多疼。

那家伙掀了她的头套:“喂,你没事吧?”

“噗!居然是班长!”周围有人笑起来,特别是女生们笑得最大声了。顾菁“啊”了一声,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“不好意思,我刚才好像睡着了……”

周围又是一阵善意的笑声,孟荻戳了戳她的额头:“笨蛋!”

顾菁慢慢地站起来,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,她脱掉了外面那层兔子皮:“不好意思,我现在又困又饿,想要先回去休息。”

“没问题,快走吧,这些天班长大人辛苦了!”郑祥和推了推她,大家都附和应着,又笑了起来,班级里重新热闹起来,顾菁半眯着眼睛朝外走,外边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。

顾菁快到宿舍时才发现自己从中午开始就没有吃东西,又要往回走去小卖部。她没走几步,就有个黑色的身影朝她跑过来,正是孟荻。

他把手里的保温瓶递过去给她:“刚泡的泡面。吃了记得把保温瓶还我,哦,还有这个面包,中午就要给你的,但你没时间搭理我。”

顾菁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,孟荻把东西都塞到她的怀里:“跟我还客气什么,快点吃了去睡觉,看你都累坏了,傻乎乎地就睡过去了。好了,我还要回去玩变装秀,再见。”

孟荻转身就跑,顾菁对着他的背影说了一声谢谢,也不知道他听见了没有。

顾菁抱着吃的慢吞吞回宿舍,她打量了一下手里的保温瓶,突然有点印象了,这个保温瓶是孟荻小学时孟荻的爷爷从外地他带的,听说很贵,当时他还炫耀了好久,连郑祥和都不给碰。她慢慢打开保温瓶,才发现泡面里加了一个鸡蛋还有香肠段,对于住校的初中生来说,这是很奢侈的美食了,热气浮上来,顾菁闻着香味感到自己的胃饥肠辘辘。

好像欠他的,越来越多了,怎么办?

小说《为她着迷》 第 3 章 03 青春期的秘密 试读结束。

喜欢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