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今晚又失眠了,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。

  •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

  • 愿逝者安息,愿生者奋发,愿祖国昌盛,致敬英雄

  •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猿(媛)仔们注意身体呀

  • 所谓”事务“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,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,要么都不被执行。

  • 遍历 for 循环时将,将外层写成函数,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。

  •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,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

  •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!

  •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。

  •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,才能被 int()强制转换。因此:字符串’3.8’是不能被转换哟

《只想牵着你的手》免费阅读 顾菁孟荻在线阅读

好书推荐 2021-04-02 09:25:09 20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
只想牵着你的手

只想牵着你的手

作者:玖玖

主角:顾菁孟荻

APP离线看全本

《只想牵着你的手》免费阅读 顾菁孟荻在线阅读

《只想牵着你的手》小说介绍

完结小说《只想牵着你的手》由玖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顾菁孟荻,内容主要讲述:顾菁的脸下意识地涨红,说出的话反而是:“老师,我这次的测验考得怎么样?”心里想说的话,她竟开不了口。她突然想到,如果她就这样退缩了,她这辈子或许都抬不起头来。顾菁的脑子里还是存着迷茫,但已经暗暗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地证明自己。…

《只想牵着你的手》小说试读

元旦过后,临近期末。顾菁仿佛要把先前耽误的时间全要回来似的,整天都在埋头苦读,空余时间还要给个别女生补习数学。

晚自修的时候,吴晓晓刚向顾菁请教问题,一只修长有力的手就开始敲她的桌子:“喂,同学,换一下位置!”

除了顾菁,孟荻与其他女生说话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。

吴晓晓不悦地瞪向他:“我要问问题。”

“问问题不会找老师?要不找郑祥和也成,到我那个位置去。”孟荻特别不耐烦地把自己的书扔在她的桌子上。

吴晓晓喷笑出来:“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我让!”

孟荻把位置换过来之后,见顾菁在认真学习,没有瞪他赶他走,就兀自在一旁做作业。他心里高兴,表面上到是不动声色,除了偶尔咧嘴偷笑。

此时,郑祥和出去上厕所,经过他桌子旁边,给他丢了个纸团,上面画着个犯花痴的男孩,还潦草地写了四个大字——春心萌动。

孟荻的唇角抽了抽,把纸重新揉成一团。他耐心有限,过了一会儿就忍不住用手肘去碰碰顾菁,见她根本不理他,就无趣地用笔戳着本子玩儿。

直至下课,顾菁才瞥了他一眼:“有什么不会的么?我可以教你。”

“没有……”

孟荻的话还没说完,已经有个女生拿着本子跑过来了:“我有不会,菁菁你教我吧!”

孟荻不悦地眯起了眼睛,却也无可奈何,把脸埋在双臂间假寐起来。那只懦弱的兔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如今九班的支柱,她这半年来真的改变不少,至少不会像小学那样总是逆来顺受,像老师的傀儡娃娃。

孟荻其实有点怀念以前那只逆来顺受的兔子了,至少除了自己没人同她说话。而如今,她的交友圈也渐渐扩大,偶尔看到她与其他人说说笑笑,心里总不是滋味,甚至产生了一种我养大的宠物怎么成了共享的忧伤感。

郑祥和知道他这个想法之后,笑得东倒西歪,在速写本上快速地画了一副漫画,抛给孟荻:“像么?”

孟荻一看上面画着女儿要嫁人爸爸泪流满面的图,气得重重给了郑祥和一掌:“去死去死!你才是她爸爸!”

郑祥和似笑非笑:“你确定?”

“……”

紧张的学习生活使得时间过得特别快。

八中作为一所优秀的学校,自然不是只注重学生的学习,更注重对学生能力的培养。在短暂的假期之后,第二学期便紧锣密鼓的开展了科技节、艺术节等学生喜欢的校园四大节。对于这些活动,顾菁已经不再凡事亲力亲为,但是会给同学们布置好这项事宜,将这些活动组织得漂漂亮亮的。

顾菁凭借着年级第一的成绩和出众的工作能力,在第一学年结束后被选为优秀班干部,当她站在学校主席台上致辞时,心里涌动着淡淡的温暖,这是同学们给予她的肯定。她看着底下九班的同学们,每一张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望着她,甚至有几个男生在后面调皮的冲她做着加油的动作。顾菁淡淡的笑了,眼睛中透出从未有过的自信、坚毅。

进入初二之后,大家肩膀上重担也越发重了,除了所谓的月考,还多了个周考。在这样紧张的学习氛围下,顾菁、孟荻以及别班的几个同学搭档参加市里的中学生英语情景剧大赛。这个赛事学校非常看好,能够参加的学生也都是出类拔萃,通过层层选拔的。孟荻的妈妈是学校的英语教师,孟荻自小在英语方面就有天赋,往日里对于竞赛之类特别不屑,如今知道顾菁要参加,也是花费了不少功夫过六关斩五将才得了这个名额。

比赛在本市的体育馆举行,还有电视台录影,当顾菁看到场下那么多人时,就有些怯场。正在上妆的孟荻看着顾菁脸色发白的样子,朝着她招了招手:“喂,要不要喝点水吃点东西?”

“还,还是不要了。”顾菁这才发现自己说话有点抖,用手拍了拍自己僵硬的脸,“我怕会上厕所。”

孟荻眉头一扬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:“第一次见到你这副傻样,放松一下。”

顾菁喃喃道:“不知道等一会儿会抽到什么题目。”

“班长,随机应变啊,这个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顾菁嗯了一声,带队老师替孟荻上完妆,又过来替她上妆,“我第一次上公开课的时候也很紧张,后来我就想了一个办法,把下面的评委全都当做馒头。”

其余的同学听了就笑了起来,一时之间,气氛缓和了许多。

可等到真正上场时候,看着底下乌压压的人群,还有评委犀利的眼神,那种感觉又不一样了。这是她第一次代表学校参赛,也是第一次站在这么多人的面前,更是第一次上电视。顾菁心里有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,她说出的第一句话,就出现了语法错误。

“Pardon?”孟荻惊诧地看着她,顾菁看着他夸张的表情,愣了一下,这才回过神来,她稳了稳心神,微笑着用正确地语法说了一遍。

“Pardon?”孟荻依然重复着。

顾菁加强了语气又说了一遍,此刻台下已经有了骚动。

孟荻只装作没听懂,又问了一句:“I’msorry,Ibegyoupardenangain?”

台下传来欢愉的笑声,顾菁因为孟荻的这几句话,有了足够的时间调整自己,方才的紧张感已消失无踪,连话语间的颤音也不见。接下去的对话非常轻松而顺利。孟荻谈吐轻松,就像是平时说笑一般,顾菁跟着他的节奏,肢体动作,表情也淡定自如。几位同学都配合得十分默契,台下观众反应也很是热烈。

当他们下场时,带队老师连连鼓掌,她说:“我看到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情景剧,孟荻,这次你干得非常棒!VeryGood!”

孟荻嘿嘿一笑,做势鞠了一躬:“过奖过奖!”

当听到主持人公布了得分之后,五个人抱在一起欢呼起来,纯真的笑容绽放在脸上——他们拿了第一。

孟荻偷偷地拉着顾菁站到一边:“我其实不错吧,没有比你差。”

顾菁认真地看着他:“你从来就没有比我差过,我真的很佩服你。还有这次,多亏你应变及时,谢谢!”她说的是实话,孟荻潜力无限,虽然他总是惹是生非,可几乎没有什么是他不会的和做不好的。

孟荻显得很开心,他的眼神明亮,笑容爽朗:“哎哟,第一次听到班长大人夸我,我激动得心跳都快要停止了!”

“你就贫吧!”

学校专门为这几个同学在学校附近的一家知名酒楼举办了庆功宴。孟荻举着可乐跟老师碰杯,谈笑大方,而顾菁坐在他的旁边就拘谨了许多,抿着唇保持微笑。

孟荻突然坐了下来:“喂,班长大人,你准备考哪所高中?”

顾菁想都没想:“当然是一中了。”

“跟我想得一样。”他举起可乐朝她碰杯,“祝我们考入同一所高中。”

顾菁笑了起来,将杯子里的可乐一饮而尽。

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饮料,她突然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,跑去厕所一看,**上那团暗红色的血渍让她脑袋一阵翁鸣——虽然早有准备,但她还是吓着了。

顾菁这一天穿的是浅灰色的裤子,此时白着脸蹲在厕所里欲哭无泪。前段时间,室友还羡慕她没来大姨妈,说是体育课不用请假站在一边尴尬,那时她还担心自己是不是发育不良导致,如今却……来得悄然无声,太不是时候了。

顾菁快速穿好裤子,准备找个时机偷偷溜走。可她刚从厕所里出来,就碰到正在洗手的孟荻,她尴尬地笑了下:“你,怎么也出来了?”

孟荻拿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:“当然是来上厕所啊,走,一起回去。”

“我……我有点不舒服。”顾菁说这句话的时候,脸又红了,因为尴尬,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,“你跟老师说一下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你哪儿不舒服?”孟荻不明所以地看着她,突然恍然大悟,“啊,你该不是想跑回去做作业吧?”

“不是,你别问了。”

孟荻哪儿肯依,他们刚拿了奖,顾菁这会儿看起来挺精神的,脸色还红扑扑的。他使劲地拉着她不让走:“不行,还有很多菜没上呢,你平时在学校难得改善伙食,今天可是个好机会!”

顾菁刚开始还乐意跟他说几句,可肚子越来越不舒服了,孟荻又不停地缠着她。她终于有点生气了:“我都说了,要回去!”

孟荻站在她面前,俯视着她,比她更有气势:“我不许!”

顾菁怔了怔,孟荻居然还跑到她身后去推她,顾菁被推得踉跄了一步,刚想转身呵斥他,却见孟荻惊悚地看着她:“你**上有血迹……”

顾菁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一根弦啪嗒一声就断了,她全身的血液都涌到脸上去,从来没有觉得有今天这样丢脸过。她愣愣地站在原地,几乎要哭了。

此刻,孟荻明白了什么,脸色通红,支吾道:“那个……那个我送你回去,我,我去跟老师说一声。”

他跑了几步,又脱掉身上的校服丢给她:“穿这个吧,下摆长。”

顾菁默不作声地接过来,穿上,然后快步往外走去。对于小女生来说,这是多么私密的事,如今这样**裸地摊在别人的面前,仿佛身体被人看光一样。心里满满的难堪和委屈,走着走着竟哭起来。

等到顾菁回了宿舍,室友见她一副被人欺负了的样子,纷纷上前询问,一听是因为突然来大姨妈的事,都忍不住笑起来。

凌晓雯指了指刘瑜:“哭什么嘛,她发育好,小学六年级就来了!”

“呸,你才发育好!你胸部最大,我们比比内衣的罩杯!”

“……”

黄欢一脸菜色地从厕所里回来:“吵什么吵,我痛经疼死了,快安慰我。”

凌晓雯嘿嘿笑:“我去给你们俩泡红糖水哈。”

顾菁一口一口地喝着红糖水,凌晓雯腻在旁边扯了扯她身上的那件大了两号的校服,朝另外的两个女生眨眼睛,暧昧的拖长了声音,“哦——”

女孩子喜欢八卦,都指望能从顾菁口里听到什么新鲜的事。顾菁往日里除了集体活动,总是装傻充愣,显得无趣的样子,她挺不好意思:“我跟他借的,总不能这样回来吧。”

次日早晨,顾菁一大早就起床洗了孟荻的校服,将它挂在窗台外,跟自己的挂在一起。看着这一大一小的校服在风里轻轻撞击,心不自禁地露跳了一拍。

秋装校服很薄,今日天气不错,中午的时候校服就已经干了,顾菁把校服叠好,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递给孟荻。

孟荻接过校服,瞪了她一眼:“昨晚干嘛不等我?”

郑祥和抬起头来,视线暧昧地在两人中间扫来扫去:“难道昨晚我错过了什么好戏?”

顾菁不敢对视孟荻的眼睛,她现在看到他就觉得尴尬。

郑祥和不依不饶:“喂喂,小兔,你跟小孟孟已经好到为他洗衣服的地步了吗?”

“滚!”

“算了,你们合家欢乐,哪儿容得我插嘴。只是什么时候喝喜酒,记得请哥哥一杯。”

顾菁当下拿着孟荻的书就朝郑祥和丢过去,郑祥和往旁边轻松躲过:“小孟孟,快管管你们家小兔!太暴躁了!”

孟荻莫名地咧嘴笑,一双眸子熠熠发光,反手敲在郑祥和的脑袋上,笑容张扬:“班长大人,我给你报了仇了。”

郑祥和抱着脑袋,咋咋呼呼:“你们狼狈为奸,同流合污!”

顾菁莫名地红了脸,她忙转过身去,生怕给人看到什么异样。她快速地回到自己的桌前,吴晓晓好奇地瞥了她一眼:“顾菁同学,可以跟我说说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红吗?”

“太热了吧。”顾菁云淡风轻地带过,就挤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做题,近段时间忙于情景剧大赛,她怕耽误了功课。

下午放学后,顾菁还在教室里做题目,避开用餐高峰期。等到渐渐有同学回来了,她才会去吃饭,经过操场时,孟荻不知从哪儿跑出来,拦在她的面前。

他每天下午都要去打会儿球,此时头发上都是汗珠,他笑眯眯道:“班长,我发现你洗的衣服可干净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再帮我洗一件,现在身上都是汗。”顾菁刚开始以为他在开玩笑,他现在身上才穿着一件短袖,可在他当着面开始脱衣服时,她吓得跑掉了。

孟荻在身后叫道:“别跑那么快,这样不太好。”

顾菁急急地跑到食堂,拍了拍温度开始上升的脸,她想还是不要跟他说话好了。

自这日之后,孟荻很少再来骚扰她了,即使来找她说话也会以各种名正言顺的名目。刚开始顾菁还觉得清静了不少,可随着时间过去,心底竟有分失落。顾菁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了这种心思,她感到困惑,却也不会过多去考虑,始终把学业放在第一,她不是市区的户口,想要进市一中必须比别人高出一大截的成绩。

初二这年,对顾菁来说是过得最丰富的一年,各类学科竞赛,她基本上都参与了。这一年,她捧了不少的奖,也拿了不少荣誉,比如先进班长,比如市三好生,这些光环让她的眉宇之间更添了几分自信。

初三的到来,连往日里最爱玩闹的孟荻都收起了心认真学习。孟荻的成绩尚且过得去,但是算不上顶尖,以他如今的成绩想进一中还是有点悬的。

没有了孟荻的扰乱秩序,学习氛围很好,大家跟着老师的进度,复习、练习。考试也习以为常了,天天一小考,每个星期一大考,每个月再来一次模拟考。顾菁的成绩稳定,一直保持着班级第一,全校前三的好成绩。她是老师眼中最省心的好学生,她聪慧、细心,又肯努力。责任心强,同学有题目不懂问她,她也毫不犹豫的给他们解答。

八中所有的老师都说顾菁考取一中是铁打的事实。事实上也是如此,一中给了八中三个保送名额。八中为了公平,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模拟考,顾菁不负众望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夺取了三个保送名额之一。

没人质疑,大家都认为她拿到这个名额是理所当然,轻松不过的。唯有她自己知道,这一路走来她有多么的不容易。

一直有一只叫做自卑的老虎在她的身后追她,不停地追,她害怕成为这是老虎的食物,所以她不停地跑,不敢松懈。渐渐地,她把自卑压在心底最深处,用荣誉来掩盖自己的外表,她想自己变得跟别人一样。

她输不起。若是在中考中她不能考取公费生,那么家里就要为她付出高额学费。她的学业到此结束,这是妈妈一直以来就警告过她的事儿。如今她通过保送,成功地过了这一关,她的心里也落了一颗大石头。

保送的名额确定下来后,顾菁调了位置坐在教室最后排的角落里,大家都沉浸在昏天暗地的复习之中,只有她轻松自得。

室友对她特别鄙视:“顾菁你太讨厌了,整天出现在我们周围不是来**我们的吗?”

顾菁有点不好意思,弱弱开口:“要不,我给你们做免费辅导?”

“这是必须的!”凌晓雯抓着她的手,“你都帮着吴晓晓,都没帮我们!现在开始我把我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你了。我要是考不上二中或者一中,我就带着你去殉情。”

“别,别这样,追你的人可以排到楼下了,还轮不到我。”

凌晓雯瞪大了眼睛,诧异地看着顾菁:“天!你居然会开玩笑。”

“没,没那么夸张!”

“什么没有那么夸张!我告诉你,我当初刚开始是挺讨厌你的,老一副惺惺作态的样子,特装!”

顾菁震惊:“哪儿有?”

黄欢附和:“就是有啊,我们聊小说你不屑,我们聊音乐你不屑,我们聊电视剧你还是不屑。我们晚上说点话,你还要阻止,你说讨厌不讨厌。”

顾菁莫名地涨红了脸,她不是不屑,她根本是听不懂,所以根本没敢插嘴好不好!凌晓雯在她面前坐下来,支着脑袋嘿嘿一笑:“但是我后来发现你这人还挺实在的,至少一是一二是二,没小心眼。有时候那一股傻劲还挺让我感动的,所以我也就越来越喜欢你了。”

或许是听了太多的实话,顾菁嗫嚅了一下:“那个,其实我一直想找你借几本娱乐杂志看的,就是有点不好意思……”

“吼!!你根本就没拿我们当朋友!三年室友白当了!”

“不是不是的……”

顾菁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释,她与人相处总是小心翼翼,放不开自己。她当了三年班长,除去必要的活动,其他时间她基本上不参与额外的活动。她没有多余的零花钱,不可能和女生们一同逛街,也不可能与其他同学一同去聚餐,所以时间久了,她保持与谁的关系都友好,却都淡淡的。

吴晓晓仿佛是明白她的,总是当她的挡箭牌:“班长大人是我一个人的,谁也抢不走,哼!”

“嘿,你可别忘了,你还有个很强大的对手哦——”

顾菁刚想解释一下,却见凌晓雯把手指向另外一个角落——孟荻所在处。

“就是他!”

顾菁顺着她指的方向望过去,心仿佛都要露跳了一拍。

孟荻仿佛心有感应一般地转过头来,与顾菁的视线相对,他的眼眸微弯,唇角轻扬。顾菁的视线只是停顿了一下,就低下了头,周围是室友充满暧昧的笑声。

孟荻径直走来,歪了一下脑袋:“笑什么呢?”

凌晓雯呵呵地笑:“孟荻,我们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为什么你只对顾菁一个人笑。”

孟荻若有所思了一小会儿:“她可爱呗。”

正好**响起,大家都回到自己的位置,而就在此刻,有一个纸团朝着顾菁的桌子扔来,是孟荻扔的,上面写这一句话:“下课后留一下。”

顾菁不明所以,心中竟有微小的雀跃,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跟他说过话了。她把纸条拽在手里,在他再次看向她的时候轻轻点下了头。

晚自修下课,孟荻就开始收拾书包,转头对着顾菁摆了一下头。顾菁会意跟着他走了出来,她轻轻地问:“你找我什么事儿啊?”

孟荻没有说话,越走越快,带着她去了一个无人的角落。这里没有灯,黑漆漆的,她只看得到他的身影。顾菁突然发现自己整个初中都没有怎么长高,反而是孟荻跟野草似的疯长,现在应该有一米七五了吧。

孟荻转身拍了拍她的脑袋:“还没有恭喜过你。”

他的声音也好像在什么时候变了声,多了一丝低沉。

“哦,谢谢。”顾菁的脸隐没在黑暗里,看不清表情。

孟荻学着她的声音平淡无奇地说了一句,随即笑了起来,“班长大人,你实在是好无趣。”

顾菁支吾了一声:“呃,好像是。”

“噗。”孟荻被她逗笑,顿了顿突然大胆地抱住她,只是短短的几秒钟,他又放开了她,一双眼睛熠熠生辉,“你等着我。”

顾菁还没有反应过来,愣愣地张大了眼睛看着他。孟荻倒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“那个,我先回家了,再见!”

他似有些紧张,背着书包很快就跑远了。

顾菁站在原地,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砰地跳得剧烈,脑海中产生一种晕眩感,渗着一丝连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涩涩的甜。

小说《只想牵着你的手》 第 4 章 04 飞扬的心事 试读结束。

喜欢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