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今晚又失眠了,最近睡眠质量很差啊。

  • QsciScintilla 一个很好用的文本编辑器库

  • 愿逝者安息,愿生者奋发,愿祖国昌盛,致敬英雄

  •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猿(媛)仔们注意身体呀

  • 所谓”事务“就是指一组 SQL 命令,这些命令要么一起执行,要么都不被执行。

  • 遍历 for 循环时将,将外层写成函数,内层写成回调函数模式。

  • 网站被攻击了烦死了,今天一天都不能访问了

  • wordpress 官网抽风不能升级了!

  • Python 中 input 函数返回的始终是一个字符串。

  • 只有符合整数规范的字符串类数据,才能被 int()强制转换。因此:字符串’3.8’是不能被转换哟

只想牵着你的手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顾菁孟荻小说完结版

好书推荐 2021-04-02 09:24:26 13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
只想牵着你的手

只想牵着你的手

作者:玖玖

主角:顾菁孟荻

APP离线看全本

只想牵着你的手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顾菁孟荻小说完结版

《只想牵着你的手》小说介绍

小说主人公是顾菁孟荻的小说是《只想牵着你的手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玖玖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顾菁的脸下意识地涨红,说出的话反而是:“老师,我这次的测验考得怎么样?”心里想说的话,她竟开不了口。她突然想到,如果她就这样退缩了,她这辈子或许都抬不起头来。顾菁的脑子里还是存着迷茫,但已经暗暗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地证明自己。…

《只想牵着你的手》小说试读

暑假结束,炎热依旧,道路两旁的碧绿树叶都被烤得卷了边,恹恹的显得无力。

市八中学校门口的公告栏前,纤瘦的顾菁背着书包,双手提着大包小包挤在人群中间,费力地踮起脚抬起头来看分班情况,她腾不出手来擦脸,额头上的汗水流淌下来,刺痛了眼睛。

学校每个年级段都设有十二个班级,九班到十二班属于住宿班级,而她分在九班。她下意识地找寻了一下在小学里与她接触最多的几个同学,先前的同桌戴明、后桌郑祥和与她同样分在九班,而另外一个后桌孟荻分在三班。

顾菁心中暗呼万岁,孟荻是他们班的混世魔王,总是影响班级秩序,又老惹老师生气,他做了她好多年的后桌,欺负了她好多年,如今她终于摆脱了他,不再与他同班,她觉得非常非常庆幸,以后不会再有人在上课的时候去扯她的辫子,没事找事地喊她笨蛋、蠢兔子,用笔戳她的背问她还活不活着,也不会有人老向她借东西。

她挤出人群,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,抬头望着天空,似乎很久没有这么蓝了。

顾菁看看时间,已经不是很早。她提着行李小跑地跑去宿舍,十点钟要开班会,她要尽快回寝室打点好。

她的宿舍分在 301,进去的时候,另外三个女孩子都到了,正挤在一旁说话,她们的父母在忙上忙下地挂蚊帐、铺被褥。顾菁进来的时候打了声招呼,其中一个家长停下手里的动作,转身笑盈盈地问她:“你是顾菁吧,升学考第一名。”

顾菁不好意思地点点头,那名家长很亲切地打量着她:“好孩子,不像我们家晓雯就知道玩,升学考还发挥失常……”

她还想说些什么就被一旁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截断,一脸不满:“不就是个升学考?都说了一个暑假了,烦不烦?”

女孩子说着话,瞥了顾菁一眼,似笑非笑,眼中带着些轻蔑和不服气。

顾菁并没有放在心上,退回自己的位置摆弄自己的床铺,另一位家长前来帮忙:“你的父母呢,没有过来?”

顾菁顿了顿:“嗯,他们很忙。”

说出这句话之后,顾菁有片刻的怔忪。她对于顾家来说,算是“成年人”。爸爸常年在外,奶奶年事已高,自弟弟出生后,妈妈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他的身上,家里所有的家务几乎都由顾菁包揽。顾菁倒没有什么怨言,反倒喜欢如今的状态。

小小年纪,她并没有察觉到父母所谓的偏心,只知道自己身为女孩让家里很不开心。如今弟弟出世,她也松了一口气,仿佛自己的“罪孽”少了一些似的。

小学毕业后,顾菁因为优异的成绩被 L 市的重点初中——第八中学直接录取,可是学校离家远,她要是去了八中,就不得不住校。妈妈希望她能够在家附近的初中就读,这样可以照顾家里。顾菁平日里温顺如绵羊,在这件事上却坚持到底,八中是她向往已久的学校,她不想轻易放弃。或许父母心中对她始终有些愧疚,最终还是勉强同意了。

所以,她能顺利地来上学已经是件非常幸运的事,哪还能祈求家长送她过来呢。

“呵,再忙也应该请假来吧,你爸妈可真不关心你!难怪……”还是那个叫做晓雯的女孩子,说话的语气很冲,被她妈妈瞪了一眼,才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顾菁只当做听不见,默默地整理着自己的床铺,眼底却沉了几分失落感。

入学的第一天很是轻松,晚自习才刚开始,顾菁已经完成了所有的作业。她刚准备拿出语文书预习一下,班主任推门进来,还领着一名男生。男生酷酷地站着,一双眼眸乌黑发亮。

班主任清了清嗓子:“这位是我们班的新同学——孟荻。”

顾菁有些恍然地望着这个露出阳光笑容的男孩,不敢相信地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确实是孟荻,那个欺负了自己很久,自己以为摆脱了的孟荻!两个月不见,他看起来长高了不少。孟荻的视线在班级里搜寻了一番,终于落到顾菁的脸上,唇角轻轻上扬,露出一丝笑容:“大家晚上好,我是孟荻。”

“你的位置……”林老师的话还没有说完,孟荻已经背着书包径直朝着顾菁走来,顾菁的唇角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,心中暗暗叫苦。顾菁如今的后桌是郑祥和与戴明,其实只要不是孟荻,她觉得谁都好。孟荻敲了敲戴明的桌子朝着班主任道,“老师,我跟郑祥和都是老同桌了,还想跟他同桌可以吗?”

林老师为难地啊了一声,呆瓜已经在开始收拾东西了:“老师,我没有意见。”

戴明绰号呆瓜,在小学时与顾菁是多年的同桌。他是个特别温顺胆小的一个小男生,不懂拒绝人,在霸道的孟荻面前他一向服服帖帖的,孟荻说一他从不敢说二。郑祥和本身是个爱画漫画的安静男孩,可他是孟荻的发小,两人在一起狼狈为奸也特别会闹腾。顾菁是真心不喜欢这两人凑到一块,而如今居然再一次凑到她身后去了,进校时的欢愉顿时消失无踪。

孟荻引起的骚动很快就过去了,晚自习第一节课才下课,孟荻就开始抓着顾菁的头发,特别兴奋地嚷嚷着:“小兔兔,大兔兔,咱们又见面了!”

顾菁的头发长得很漂亮,加上多年没有剪,已经很长了。她花了好大的劲儿才从孟荻的手里给抽出来,恨恨地瞪着他:“为什么又是你?还有不许叫我小兔。”

“我偏叫。”绰号是孟荻取的,他也觉得这个绰号适合她,老实、温顺,他才不会改口。孟荻趴在桌子上,一眨不眨地盯着顾菁扎的高高的马尾辫:“哎,突然看不到你实在是太别扭了,所以想了想还是继续当你后桌吧。”

坐在里边的郑祥和低头画漫画,嗤了一声:“什么习惯不习惯,别扭不别扭。你就直接说,小兔,两个月不见了我好想你哦,这样不就可以了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已经被孟荻狠狠地拧了一把。孟荻朝着顾菁堆起一脸笑:“反正咱们继续做前后桌,你不要感觉到压力啊,哈哈哈。”

顾菁见着他这般无赖笑容,顿觉无语,她讨厌这些该死的绰号,也讨厌孟荻这张可恶的脸。过了两天,她才知道孟荻从三班调过来,虽然待在住宿班,可并不住在学校。他之所以有这个待遇,是因为他的妈妈是八中的英语老师,也是教务处主任,这些都是后来无意间从其他同学口中得知的。

顾菁本以为自己摆脱了孟荻这个噩梦,如今才知道她不仅摆脱不了,他还变本加厉起来。孟荻一旦没事,就抓着她长长的头发玩,有时上课起身回答问题,头发还缠在他手里,疼得她五官都皱起来。

初中的学习任务一下子加重很多,顾菁适应着新朋友,新环境,本就因为学习忙得团团转,却还要花大量的时间、精力去应付孟荻这个捣蛋鬼,她只觉得这日子处在水生火热当中,实在是没法过了。

等她再一次从孟荻的手里把辫子抽出来,她终于怒了,卸去往日的温顺,一张白净的脸因为气愤涨得通红:“孟荻,你有完没完?”

孟荻摊手,仍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:“哟,小兔兔发火了哟!”

“人家只对你发火哟。”一旁的郑祥和唇角一勾,火上浇油:“果然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呵呵呵。”

孟荻摇头晃脑:“兔子咬人就不是兔子了,是大老虎!”

郑祥和快速地在自己的漫画本子上画了只大白兔:“哎,兔子,你是不是不敢去告诉老师啊,需要我帮忙么?”

顾菁心头那股火“噗嗤”一下就被人给浇灭了,她真快要被这两个人给气死了,她又不是小学生了,实在是不想因为这种事去打扰老师。想了很久,终于下定决心,在周末回家之后,狠心把这头留了好多年的头发给剪掉了。

新的一周开始。孟荻一早来到教室,发现前桌变成了一个“假小子”,刚想发火是谁换了座位。待他看清面前这个人就是顾菁时,大吃一惊。他匆匆放下书包就开始戳她,顾菁正认真地读着英语单词,没空理他,可孟荻就是不死心一戳再戳,直到她转过身来。孟荻压低声音问她:“顾菁,你病了吧,怎么把一头好好的头发给剪了?”

顾菁看也不看他,冷声说:“你就是为了问这么一句废话?我背单词了。”

孟荻哪儿肯让她转回去,抓着她的肩膀低声问道,眼中有些愧疚之色:“是因为我吗?所以才把头发剪掉的。”

“你还没有那么重要,是这样打理起来比较方便。”顾菁也没有说谎,孟荻是一个原因,更主要的原因是她的头发太长难以打理,每次洗了头发都很难干。学校里不允许用吹风机,有时下午洗了,晚上睡觉都还没晾干。

孟荻拿出书本趴在桌上,看起来他还是有点失落的。他的手伸到一半,什么都抓不住,他唉声叹气了很久,一旁的郑祥和踢踢他,戏谑道:“不高兴啊?不高兴上去咬她!”

孟荻瞪了他一眼:“滚!”

自从头发事件后,很长一段时间里孟荻除了“必要的骚扰”,就没有再捉弄顾菁。他对她剪发一事耿耿于怀,坚定不移地认为,顾菁之所以剪头发,都是因为他,而他认为,女孩子就应该养成长长的头发,那样才漂亮。

顾菁不知道孟荻心中所想,只以为他升了初中,开始成熟了,懂事了,安分了。

在一个月的相互了解后,班级进行了班干部竞选。小学时是班主任直接钦点,而如今为了公平,需要同学们毛遂自荐,并且拿出自己的特长表演节目,让同学们投票。顾菁生性腼腆,也不是爱表现的女孩子,直至竞选那日,她也从未萌生上台的想法,她没有勇气在同学的目光下细数自己的优点,也没用勇气表演自己擅长的节目。

竞选过半,班主任满含笑意地看着黑板上的名字,视线在台下转了一圈:“还有哪位同学要竞选当班干部的?踊跃积极一点。”

“有些同学也是有能力的,不用害羞。”

顾菁见老师把视线落在她的身上,只是坐得端端正正的,低着头,并无一点表示。不过很快地,感觉身后的人在踹她,一下一下,顾菁知道是孟荻在作怪,可生怕被老师看出端倪,保持先前的姿势一动也不动,只希望这场竞选赛能够快点过去。其实在老师把鼓励的眼神落在她身上的时候,她也有一瞬间的心动,不过很快就把这点念想摇散了,她不敢,特别是见证其他同学多才多艺之后。

突然,身后传来凳子摩擦地面的轻微响动,孟荻清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老师,我可以推荐么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他清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我推荐顾菁,她是我小学时候连任六年的班长,她成绩好,还有助人为乐的品质,我坚定不移地认为她能在同学中树立一个好榜样,她理应竞选班长一职。”

顾菁瞬间目瞪口呆,有一股**辣的灼热感在她的面部燃烧开来,然后蔓延到全身。

顾菁无措地抬起头来,正巧碰上了班主任鼓励的目光:“好的,现在有请顾菁同学。”顾菁胆小,却并不是忸捏的人,她愣了片刻,便在大家的鼓掌和注视下上了台,她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。

在表演节目的环节却犹豫了一下,她不会跳舞,唱歌也不够好听,至于讲故事,那是小学生才干的事,太土了。她的双手慢慢抬起,放在讲台上,然后轻轻敲击起来。小学时,她曾在学校的鼓手队,每次运动会前便会被老师叫去集训,如今她还没有忘记这些节奏,她的记忆力一向很好。

左右右左右……

她的双手在讲台桌上敲击着节奏,心中紧张的情绪也缓缓散了,等到她停下来的时候,她听到了雷鸣般的掌声,孟荻在台下大叫:“好!”

班主任也道:“很有新意。”

顾菁从台上下来,因为不好意思,脸还是红红的,当她对上孟荻那双含笑的眼睛,她用力地瞪了他一眼。接下来的投票才是大事,她只听到孟荻在身后絮絮叨叨地对几个男生说:“选她,否则要你好看!”

竞选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顾菁以最高的票数获得了班长的职位。顾菁对于这个结果说不上高兴,只是觉得意外。

下午回宿舍时,发现室友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怪异。特别是同时参加竞选的凌晓雯,连说话也阴阳怪气起来,顾菁上床时,不小心踩到她的蚊帐,她立刻恶狠狠地训斥起来。顾菁从未跟人吵过架,除了红着脸道了一声对不起,其他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她坐在床上看书,隐约听到厕所里传来凌晓雯讽刺的声音:“我就不相信我哪儿比她差了,就那么敲敲桌子谁不会?装模作样,我表哥还会架子鼓呢,比她可有气势多了!”

顾菁呆呆地盯着雪白墙上的某个点,用力地捏着拳头,从入学的第一天起,晓雯就莫名其妙地与她敌对,这些她都忍了,可是对方却咄咄逼人。

“你是文娱委员,也不错啦。”这次传来的是黄欢的声音,她正安慰凌晓雯。

“文娱委员算什么,我就是不服气,她凭什么当班长?”

“看她那样子,平日里都不怎么说话,关键时候还挺出乎意料。”

顾菁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,然后她们尖酸刻薄的声音还是传入了她的耳中:“呵呵,人家有推手呢,故意演这么一出真是有心计。”

“没听过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么,人家的心里就是比我们多些调调。”

顾菁木然,用书挡住脸。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她从小便知道自己跟别人有差距,她住着破旧的房子,只穿校服,从没去过零食店,下雨天也不会有父母接送,她没有漂亮的卡贴,没有精美的发卡,她几乎没有看过他们口里说过的动漫、韩剧,没有听过流行歌曲,也不会唱,她没有特长,也不是特别漂亮的女孩子,班长、成绩好是她唯一的砝码。

小小的她,心里是浓浓的自卑,原来她给人的印象竟是装模作样、穷人、有心计——这些她假装不在意,却最害怕在别人口中听到的评价,如今真实地响在耳边。

她的眼神暗淡下来,心中有块黑洞将她少得可怜的自信渐渐蚕食。

顾菁变得更加不爱在寝室里说话,每日也都是教室里学习学到很迟才回来。她被室友孤立,女生们之间又喜欢传八卦,明明她也没做什么,缺点却被无限放大,比如她的袜子上有个洞,比如她从来不用洗面奶。

她想不明白,为什么这这样的问题都成了被人厌弃的理由,她只觉得羞愤。

冷漠的眼神,不屑的神情都开始令她心中的自卑越发见长。虽然面对别人的时候,她依旧笑容温婉,可她的心里比谁都介意。

顾菁担任班长,不仅要拿自己做榜样,还要管理班级里的各项琐事,比如黑板报,做值日,大扫除。特别是大扫除,女生们不配合,认为她滥用职权,认为她分配不公平。

顾菁只好解释:“这是我和卫生委员一起定的……”

凌晓雯拿着抹布在一旁冷笑:“最终名单可是你定的哦。说起来你这个分配制度有很多问题,你怎么能让我们女生擦玻璃呢,这么危险的活儿……你自己为什么不干?”

“玻璃外边可以不用擦。”顾菁一直认为擦玻璃是轻松的活儿,提水倒垃圾才是重活儿。

“谁说的,万一被扣分了是找我麻烦还是找你麻烦。”

“班长,我不想擦黑板,能给我换一个么?”

顾菁被几个女生包围着,你一言我一语地说,气恼得不行,只好说:“下次大扫除就抽签好了。”

“那不行,要是我们女生抽到提水呢,那么重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吵什么吵,有病啊!没见过你们这么娇气的女生。”孟荻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,他从小学开始,潜意识里认为欺负顾菁,只有他可以,别人就不行。他用扫帚狠狠地敲在桌上,阴着脸,“爱干不干,虽然老师现在在开会,我照样能把她叫过来,信不信?”

孟荻的性子急,往日里不怎么跟女生亲近,说话的时候阴沉沉的,再加上他是老师的儿子,大家对他自然敬畏。他这样一闹,围在顾菁身边的女生很快就散去了,孟荻恨铁不成钢地戳着顾菁的脊梁骨:“我说你怎么回事,当个班长怎么一点威严都没有?太窝囊了。”

顾菁心里把他当始作俑者,恼恨地瞪他一眼:“关你什么事!”

孟荻脾气不好,脸色一黑:“你没本事跟别人横就有本事跟我横!”

顾菁愣了一下,孟荻哼了一声:“没用的兔子!”

经过这事儿之后,几个嘴碎的女生又开始说顾菁不过是依仗着孟荻才能当上班长,还说她这个班长不如让给孟荻做。不管别人说顾菁什么,最后都会由宿舍的室友添油加醋地传到她的耳朵里。顾菁发现自己越发在意别人的看法,每次听了这些话,心里闷得发慌,又找不到人倾诉,只好硬憋着。

她们无非是说她这个班长得来的名不正言不顺,而她也并不想当这个班长。她忐忑地跑到办公室门口,要求老师撤掉她这个班长职位,却在敲门的一瞬间停住了手。

班主任正好在这个时候开门出来,疑惑地看了她一眼:“顾菁,有什么事?”

顾菁的脸下意识地涨红,说出的话反而是:“老师,我这次的测验考得怎么样?”

心里想说的话,她竟开不了口。她突然想到,如果她就这样退缩了,她这辈子或许都抬不起头来。顾菁的脑子里还是存着迷茫,但已经暗暗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地证明自己。

原来初中与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,成长也与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。

她一直以为长大了就好了,可以离开那个冷冰冰的家,就会过得很好,可如今才知道有些人依旧是冷漠的。

小说《只想牵着你的手》 第 1 章 01 记得当时年纪小 试读结束。

喜欢 (0)